返回 第四十八回 床战辉月使  倚天屠龙记(成人版) 首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四十八回 床战辉月使[1/3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世书城]https://m.1114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无忌见义父和金花婆婆干完了,料到义父应该没有什么危险,便准备先离

    开这木屋,在岛上四处打探一番。

    赵敏和小昭见张无忌走来过来,便询问金花婆婆把谢逊引进去干什么。

    张无忌不好意思说,便支吾地搪塞过去,赶紧带两人离开这里。

    他们刚走出去不远,忽听得身后传来两下玎玎异声,有三个人疾奔那小木屋。

    张无忌一瞥之下,只见那三人都身穿宽大白袍,其中两人身形甚高,左首一

    人是个女子。三人背月而立,看不清他们面貌,但每人的白袍角上赫然都绣着一

    个火焰之形,竟是明教中人。

    三人双手高高举起,每只手中各拿着一条两尺来长的黑牌,只听中间那身材

    最高之人朗声说道:“明教圣火令到,护教龙王、狮王,还不下跪迎接,更待何

    时?”话声语调不准,显得极是生硬。

    金花婆婆和谢逊走来出来,他们已经穿好了衣服。只听金花婆婆道:“本人

    早已破门出教,‘护教龙王’四字,再也休提。阁下尊姓大名?这圣火令是真是

    假,从何处得来?”

    张无忌心中一惊,原来那金花婆婆便是明教的紫杉龙王。

    只见那三人中最高的虬髯碧眼,另一个黄须鹰鼻。有一女子一头黑发,和华

    人无异,但眸子极淡,几乎无色,瓜子脸型,约莫三十岁上下,虽然瞧来诡异,

    相貌却是甚美。原来他们是三个胡人,说话都显得很生硬。

    那虬髯人朗声又道:“我乃波斯明教总教流云使,另外两位是妙风使、辉月

    使。总教主命我云风月三使前来整顿教务。”

    只听得谢逊说道:“中土明教虽然出自波斯,但数百年来独立成派,自来不

    受波斯总教管辖。”

    那虬髯的流云使将两块黑牌相互一击,铮的一声响,声音非金非玉,十分古

    怪,说道:“这是中土明教的圣火令,自来见圣火令如见教主,谢逊还不听令?”

    谢逊没见过圣火令,也不相信这三个人,丝毫不为所动。

    那三使见谢逊和紫杉龙王都不听命,便朝俩人欺身上去,两个起落,已跃到

    金花婆婆身侧,在她胸腹间连拍三掌,这三掌出手不重,但金花婆婆就此不能动

    弹。

    张无忌惊奇于这三个人的武功,看上去异常诡异,自己可从来没见过,但看

    起来应该是相当厉害的。

    谢逊听见金花婆婆被打,便使出屠龙刀朝三人砍去。他凭借着屠龙刀的锋利

    ,和那三使过了几十招,但也渐渐招架不住了。

    这时候,张无忌跳了出来,试图阻挡三使伤害义父。

    那三使和谢逊都感到吃惊,不知道从哪里杀出来这么个人。但他们很快便判

    断出了敌友,那妙风使上前来对付张无忌。

    妙风使虽然招数诡异,但武功并不不是很厉害,不过不是凭借那圣火令的坚

    硬,大概早就败下阵来。

    妙风使见妙风使吃亏了,便也过来合力对付张无忌,一时间他们倚多欺少,

    却也稍占上峰。

    谢逊眼睛瞎了,虽然靠耳朵辨音,但面对流云使诡异的招数,还是感到吃力。

    这时候,张无忌便主动要借谢逊的屠龙刀,谢逊见他是来帮自己,心里也信

    得过他,便将道抛给他。

    张无忌拿到屠龙刀后,便以一敌三,屠龙刀的锋利使得他的武功发挥得淋漓

    尽致。

    大约混战了几百个回合,那三使突然使不更诡异的招数,在地上滚来滚去的

    ,弄的张无忌一时措手不及。

    赵敏见张无忌吃亏了,便手持倚天剑朝那辉月使刺去,这让辉月使有些防不

    胜防,竟然被她用剑削掉了衣服的一角。

    辉月使大怒,她手持圣火令朝赵敏扑了过来。

    赵敏连忙躲闪,她的武功自然要比辉月使差得多,刚才如果不是凭借倚天剑

    去偷袭,恐怕连辉月使的身体都挨不到。她见情形危急,便使出了“玉碎昆冈”

    和“人鬼同途”这样两败俱伤的招数。

    那辉月使见赵敏使出了玩命的招数,不由得一惊,却不想被赵敏从殷梨庭那

    里偷学来的一招“天地同寿”刺伤了。

    这一招非常壮烈,先是刺伤自己,然后再将穿透自己身体的剑刺入敌人体内。

    张无忌看到赵敏和辉月使两败俱伤,便和那俩使暂时停止了打斗,朝赵敏奔

    去。

    流云使和妙风使也扶起躺在地上血泊中的辉月使,走到一边的一个茅草屋,

    在那里为辉月使疗伤。

    张无忌也将赵敏抱着,朝小木屋走去。他将赵敏放在床上,取来一些干净的

    布,然后便解开赵敏的衣服,掀开她的肚兜,看到它的小腹侧处有一道很深的伤

    口,似乎要将她戳穿似的,鲜血不断地喷涌而处。他连忙从怀中取出一些药粉,

    涂抹在赵敏的伤口处,很快便止住了血,接着他将布条缠在她的伤口处,给她包

    扎好一切。他看着昏过去的赵敏,叹了口气说道:“唉!傻丫头,何必要拼命呢!”

    这时候,小昭也走了进来,她看到赵敏伤势不轻,也很是担心。

    张无忌便让小昭先照顾赵敏,然后便走了出去。

    谢逊便问张无忌道:“这位小兄弟,身手不凡,你是哪门哪派的呀?你现在

    要干什么去?”

    张无忌见情势紧急,也不好和谢逊现在就父子相人,便说道:“我是巨鲸帮

    的,现在我想去给那位辉月使疗伤!”

    谢逊便奇道:“你怎么给她疗伤?她可是我们的敌人呀!莫非你和他们也是

    一伙的?”

    张无忌摇摇头说道:“谢前辈,你误会了,我是想冤家宜解不宜结,如果辉

    月使真有三长两短,他们说不定回来找我们拼命的,我们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再

    说了,他们波斯明教和中土明教系出同门,本不该相互残杀,如果能化敌为友那

    就在好不过了!”

    谢逊赞叹道:“没想到这位小兄弟这样胸怀广阔,深谋远虑,如果你是我们

    明教中人就好了!”

    张无忌赶到那间茅草屋,流云、妙风二使见她到来,立刻充满敌意地防备起

    来。他连忙解释道:“两位不要误会,我是来替她疗伤的!”

第四十八回 床战辉月使[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