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龙八部Se情版  金庸全集 肉版-金庸h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首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龙八部Se情版[1/3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世书城]https://wap.114txt.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龙八部se情

    大学四年出来工作才知道读书无用,为了生活四处奔波烦心的日子,宛如度日如年。

    我,杨宇皓,24岁,身高18,t重156斤,在读书的时候,一直都是nv生心的白马王子。工作两年,nv友是大学就认识的,恋ai了5年,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对我而言简直就是一种悲哀。现从事房地产策划工作,月薪只有可怜的1500块,除了房租水电,吃喝拉撒,标准的月光族。我厌烦了现代的都市生活,除了压抑,就是缺钱。压抑是因为没有钱,没有钱就更压抑。特别是nv友整天说我没有出息,为此我们常常吵架。

    看武侠小说、玩电脑游戏和买彩票是我生平大兴趣,前面两样ai好是麻痹自己,把自己当成书和游戏主角,买彩票是渴望自己有一天能500万,从此改变一生。

    可惜生活越是过下去,我就越绝望,想到自己已经24岁,却一事无成,那些书的主角们早就功成名就,q妾成群了,自己就恨不得能回到那些刀光剑影的冷兵器时代。

    这天我下班路过福彩投票站,看见选一等奖奖金累计已经高达2000多万,于是就填了4注相同的一组号:2、6、11、18、2、28、心想多半不会的,不买心又不甘,所以买了也没有当一回事。倒是投注站那漂亮的调侃说了一句:“这张彩票值2000万哦,可要保管好了。”

    我笑笑道:“是吗?多谢提醒,等我领了奖,马上回来娶你!”

    逗得满投注站的人都乐了起来!那买彩票的俏脸一红,羞涩的道:“才不希罕呢?”心里确甜滋滋的,毕竟我经常在她这里买彩票,也算是认识1年多了,以我的长相,我自信对她还是具有杀伤力的!所以瞒自信的说:“可我希罕你啊!”

    漂亮更羞了道:“等你了2000万再说吧!现在不要防碍我卖彩票。”

    我离开投注站,心里想着那买彩票的,心里一阵甜蜜,心想,要是2000万就好了。

    第二天,我上班在候车站内,听到看报的说:“nn的,不知道那个人这么走运,8块钱了2000万。”

    旁边的一个说:“是啊!简直是踩到狗屎也包有h金!你看这号:2、6、11、18、2、28、有5个号跟上期相同,nn的,居然还有人可以买得。”

    我一愣,这号怎么这么熟悉,于是去报停买了一份报纸,拿出彩票一对!nn的!我了2000万!

    天啊!我兴奋的跳了起来,想到自己从此衣食无忧,大富大贵,心里的狂喜就无法压抑!完全忘记了自己是在街上!忘记了自己是在马路当。

    “嘟——”一声汽车长鸣,当我从兴奋清醒过来的时候,我看见了一辆卡车已经向我撞来,不到米的距离,车已经无法刹住,而我已经躲闪不及!

    完了,我的2000万;完了,我的投注站漂亮!我心里完全的绝望,神情若呆的矗立在路。

    就在所有人眼看悲剧即将发生的时候,一道银光冲天而下,直笼罩在我的身上,方圆数里一p光芒笼罩,所有人都惊呆了!

    光芒过后,卡车过处,并没有血淋淋的尸首,我不见了。难道刚才我用了瞬间移动?所有人都在琢磨的时候,我确信自己死了,因为我正被光芒带往上空。就如同电影飞往天堂之路一样,但是穿过云层之后,我却看见了自己的生前,从大学、学、小学到出生。后来还看见了自己父母的年轻经历,还有爷爷、nn,到后来就不知道是谁了,好像都是我的祖先前辈,从民国到清朝、明朝、元朝、一直到宋朝!

    我似乎明白了,自己没有死,而是进入了时间隧道,我此时发现身上光芒的力量逐渐减弱,直至没有,我被重重的摔到地上。

    “哎呀!”这个剧痛,让我明白自己还活着,只是进入了另外一个时空。我想到了《寻秦记》里的项少龙,就忍不住高兴,nn的,我也有会改变历史,太b了!如果不搞它二十个美nv,怎么对得住自己!

    首先我要马上弄清楚自己回到的时代!想到这里我马上起来,往四周一看,这是一个清幽的山谷,好像世外桃源一样。

    往前走j步,看见路边有一块石碑,上面写着“无量山剑湖宫,禁止入内”

    nn的,无量山,剑湖宫。那不是金庸的《天龙八部》,我回到了宋朝,回到了《天龙八部》故事里!

    那我岂非会遇上王语嫣、钟灵这帮美nv!太b了!想到这里,我完全忘记自己没有武功就闯进了无量山的禁地。从此开始的《天龙八部》的逍遥之旅。

    天龙八部se情第一章因祸得福

    我走在无量山的半山腰上,全然没有理会这是无量剑派的禁地。穿过一p树林,只听一阵叮叮咚咚的溪水声把我吸引了过去。我迅步前去,往溪水聚集的水池一看。顿时脑袋轰的一声,心头一阵狂跳。

    只见林一处如茵的芳地坐落着一间木屋,背依一潭清澈的泉水,此时正值初夏的午后,艳y高照,天气显得有点微热起来。

    “哟……坏蛋……啊…!”

    一阵荡魄的nv子娇喘声息从潭边传来,水声阵阵。

    只见在小潭岸边的青石上,两只雪白的rt正扭缠在一起。

    “师父,你还那么紧……哦…好b…”

    “啊……用力…啊,啊啊—”

    伏在雪白丰满的nvt上的男子,pg在剧烈地挺动着,他的双已勾起了身下美nv的修长双腿,双脚蹬在水下的岩石上,挺直了身子,更加用力地撞击着。

    nv子亢奋的娇声尖叫着,一只纤拨开零乱的秀发,露出了如花娇美的粉脸,眉目如画,俏脸晕红,十足一美人儿。只是眼角细细的鱼尾纹暴露出了她已经旬以上的年龄。男子喘着粗气,用力冲击着美f的丰润rt。“师父,啊……你又用素nv功了……”

    随着男声响起,一张yl得意的少年脸庞从美f丰满颤抖的高耸双ru抬了起来。少年脸庞瞧起来不过二十来岁,只见他趴在f人白n芬芳的rt上的身子肌r虬结,爆发出惊人的活力。

    “小坏蛋…谁叫你那么……厉害的,啊……”

    f人媚眼如丝的l叫着,丰满的大pg放荡的扭了j扭。的感受着下ts的x儿里那粗壮有力的男根的hu动。

    “不行,不行了……”

    少年感觉到师父温润s滑的洞极深处一阵阵奇异的吮裹,弄得自己的大rb顶端阵阵s痒的感觉直冲后腰。他忍不住加快了hu动的速度,带起了阵阵的声。

    “啊,啊,啊……光豪,给我,给我……”

    我一惊,这个男的就是于光豪。难道这个nv人是辛双清的徒弟葛光佩!不对啊,葛光佩应该比于光豪小才对!现在这个夫人起十岁以上的年纪了!难道她是辛双清本人,为什么于光豪叫她师父,于光豪应该是左子穆的徒弟才对!难道是金庸写错了。

    美f在少年于光豪的快速进攻下,迅速地达到了高,娇n雪白的胴t颤抖着绷直了起来,下t的处一阵s热,泻了出来。

    于光豪“啊”了j声,大pg又用力撞击了j下,猛的从美f的下t里hu出了自己的挺直y具,移了上来。

    y光下,于光豪的y具s漉漉的沾满了美f下t晶莹的aiy。

    f人粉腮晕红的睁开如丝的媚眸,于光豪懒洋洋的在水舒展开健壮的四肢,星眸微合,任由身躯在水面上半沉半浮的游荡着。

    美f慵懒的雪白娇躯仍旧趴在潭边的青石上,俏美的桃腮上挂着满足的微笑,粉n的h庭漩j里于光豪的精华正慢慢地溢出,一时间,两人平静无声。

    “光豪,明天你就要拜入左子穆的门下了……”

    f人媚荡的俏脸上流露出失落的神se,或者她心里不舍吧,又或者是盼望这样的生活能够永远持续下去,不愿意做回于光豪的离开。于光豪“唔”了一声,道:“难道师父你不可以派其他师兄弟去当卧底吗?”

    我心一惊,难怪于光豪在后面与葛光佩的比武败下阵来,原来这都是辛双清的一安排!

    辛双清道:“光豪!我知道你舍不得师父,但是为了以后我们能长久在一起,你现在必须要去拜左子穆为师。其他的弟子我不放心,而且他们也没有你聪明!”

    于光豪没再有言语,跟自己师父玩了这么久,现在离开这丰润白腻的娇媚胴t,真有点舍不得。但见这荡f已经食髓知味,还有的是会。

    “小坏蛋,你……嗯?”

    美f秀美欣长的雪白胴t滑入水,如八爪鱼似的缠在了于光豪的身上。于光豪感觉到师父饱满高耸的双ru贴在自己后背上,那两颗相思红豆立即y立起来。

    这时我实在忍不住了,不小心碰到一颗石子掉入了湖!

    只听得背后于光豪大喝:“什么人?”跟着披上一件衣f就急步追来。

    我暗暗叫苦,舍命急奔,一瞥眼间,西首白光闪动,辛双清执长剑,正从山坡边奔来,显是要拦住我去路。我叫声:“啊哟!”折而向东,心只叫:“完了,我不会武功,怎么办??”耳听得g光豪不停步的追来,过不多时,我跑得气也喘不过来了,只听g光豪叫道:“师父,你拦住了那边山口!”

    我心想:“nn的,难道我就这么短命。”心自怨自艾,脚下却毫不稍慢,慌不择路,只管往林木深密之处钻去。

    又奔出一阵,双腿酸软,气喘吁吁,猛听得水声响亮,轰轰隆隆,便如水大至一般,抬头一看,只见西北角上犹如银河倒悬,一条大瀑布从高崖上直泻下来,只听得背后g光豪叫道:“前面是本派禁地,任何外人不得擅入。你再向前数丈,g犯禁忌,可叫你死葬身之地。”我心想:“我就算不闯你无量剑的禁地,难道你就能饶我了?最多也不过是死有葬地而已。有无葬身之地,似乎也没多大分别。”脚下加紧,跑得更加快了。g光豪大叫:“快停步,你不要x命了吗?前面是……”

    我笑道:“我要x命,这才逃走……”一言未毕,突然脚下踏了个空。我不会武功,急奔之下,如何收势得住?身子登时堕下了去。我大叫:“啊哟!”身离崖边失足之处已有数十丈了。

    我身在半空,双乱挥,只盼能抓到什么东西,这么乱挥一阵,又下堕下百馀丈。突然间蓬一声,pg撞上了什么物事,身子向上弹起,原来恰好撞到崖边伸出的一株古松。喀喇喇j声响,古松粗大的枝g登时断折,但下堕的巨力却也消了。

    我再次落下,双臂伸出,牢牢抱住了古松的另一根树枝,登时挂在半空,不住摇幌。向下望去,只见深谷云雾弥漫,兀自不见尽头。便在此时,身子一幌,已靠到了崖壁,忙伸出左,牢牢揪住了崖旁的短枝,双足也找到了站立之处,这才惊魂略定,慢慢的移身崖壁,向那株古松道:“松树老爷子,亏得你今日大显神通,救了我我一命。当年你的祖先秦始皇遮雨,秦始皇封他为‘五大夫’。救人x命,又怎是遮蔽风雨之可比?我要封你为‘六大夫’,不,‘大夫’、‘八大夫’。”

    细看山崖裂开了一条大缝,勉强可攀援而下。他喘x了一阵,心想:“g光豪和辛双清,定然以为我已摔成了r浆,万万料不到有‘八大夫’救命。他们必定逃下山去,卿卿我我,合而为一去了。这谷底只怕凶险甚多,我这条x命反正是捡来的,送在那里都是一样。不过观音菩萨保佑,最好还是别死。慢着,这是无量山的禁地谷底,也是神仙姐姐的居住地,掉入谷底不死,这个情节不是发生的段誉身上的吗?怎么发生到我身上了,难道我变成了段誉不成!不对,段誉遇上的是于光豪与葛光佩,我遇上的是辛双清与于光豪!”

    于是我沿着崖缝,慢慢爬落。崖缝尽多砂石木,倒也不致一溜而下。只是山崖似乎无穷无尽,爬到后来,衣衫早给荆刺扯得东破一块,西烂一条,脚上更是到处破损,也不知爬了多少时候,仍然未到谷底,幸好这山崖越到底下越是倾斜,不再是危崖笔立,到得后来他伏在坡上,半滚半爬,慢慢溜下,便快得多了。

    但耳轰隆轰隆的声音越来越响,不禁又吃惊起来:“这下面若是怒涛汹涌的意深挚,又似黯然神伤。

    我呆了半晌,深深叹道:“果然不愧为神仙姊姊,小生我今日得睹芳容,真是死而无憾。”玉像目宝石神光变幻,竟似听了我的话而深有所感。

    此时我神驰目眩,竟如着魔邪,眼光再也离不开玉像,当下四周打量,见东壁上写着许多字,但无心多看,随即回头去看那玉像,这时发见玉像头上的头发是真的人发,云鬓如雾,松松挽着一髻,鬓边ha着一支玉钏,上面镶着两粒小指头般大的明珠,莹然生光。又见壁上也是镶满了明珠钻石,宝光j相辉映,西边壁上镶着六块大水晶,水晶外绿水隐隐,映得石室比第一间石室明亮了数倍。

    我又向玉像呆望良久,这才转头,见东壁上刮磨平整,刻着数十行字,都是“庄子”的句子,大都出自“逍遥游”、“养生主”、“秋水”、“至乐”j篇,笔法飘逸,似以极强腕力用利器刻成,每一笔都深入石壁j近半寸。末题着一行字云:“逍遥子为秋水书。洞无日月,人间至乐也。”

    眼光转到石壁的j行字上:“藐姑s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雪,绰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当即转头去瞧那玉像,心想:“庄子这j句话,拿来形容这位神仙姊姊,真是再也贴切不过。”走到玉像面前,痴痴的呆看,瞧着她那有若冰雪的肌肤,说什么也不敢伸出一根小指头去轻轻抚摸一下,心着魔,鼻端竟似隐隐闻到麝般馥郁馨香,由ai生敬,由敬成痴。

    我这时候才记得她跟前有两个蒲团,里面藏有武功秘笈,于是就拆开较小蒲团。里面有一个绸包,左便即伸过去也拿住了,双捧到x前。

    这绸包一尺来长,白绸上写着j行细字:“汝既磕首千遍,自当供我驱策,终身无悔。此卷为我逍遥派武功精要,每日卯午酉时,务须用心修习一次,若稍有懈惰,余将蹙眉痛心矣。神功既成,可至琅擐(‘扌’为‘nv’)福地遍阅诸般典籍,天下各门派武功家数尽集于斯,亦即尽为汝用。勉之勉之,学成下山,为余杀尽逍遥派弟子,有一遗漏,余于天上地下耿耿长恨也。”

    我捧着绸包的双不禁高兴的颤抖,只想:“果然是武林秘笈,太b了!”打开绸包,里面是个卷成一卷的帛卷。

    展将开来,第一行写着“北冥神功”。字迹娟秀而有力,便与绸包外所书的笔致相同。其后写道:“庄子‘逍遥游’有云:”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也。‘又云:“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是故本派武功,以积蓄内力为第一要义。内力既厚,天下武功无不为我所用,犹之北冥,大舟小舟无不载,大鱼小鱼无不容。是故内力为本,招数为末。以下诸图,务须用心修习。”

    我赞道:“神仙姊姊这段话说得再也明白不过了。”再想:“这北冥神功是修积内力的功夫,学了自然丝毫无碍。”左慢慢展开帛卷,突然间“啊”的一声,心怦怦乱跳,霎时间面红耳赤,全身发烧。

    但见帛卷上赫然出现一个横卧的lnv画像,全身一丝不挂,面貌竟与那玉像一般无异。但见画lnv嫣然微笑,眉梢眼角,唇边颊上,尽是妖媚,比之那玉像的庄严宝相,容貌虽似,神情却是大异。我似乎听到自己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动之声,斜眼偷看那lnv身子时,只见有一条绿se细线起自左肩,横至颈下,斜行而至右ru。他看到画lnv椒ru坟起,心大动,见绿线通至腋下,延至右臂,经腕至右大拇指而止。他越看越宽心,心另一条绿线却是至颈口向下延伸,经肚腹不住向下,至离肚脐数分处而止。我凝目看臂上那条绿线时,见线旁以细字注满了“云门”、“府”、“天府”、“侠白”、“尺泽”、“孔最”、“列缺”、“经渠”、“大渊”、“鱼际”等字样,至拇指的“少商”而止。我平时看多了武侠小说,知道“云门”、“府”等等都是人身的x道名称。

    当下将帛卷又展开少些,见下面的字是:“北冥神功系引世人之内力而为我有。北冥大水,非由自生。语云:百川汇海,大海之水以容百川而得。汪洋巨浸,端在积聚。此‘太y肺经’为北冥神功之第一课。”下面写的是这门功夫的详细练法。

    最后写道:“世人练功,皆自云门而至少商,我逍遥派则反其道而行之,自少商而至云门,拇指与人相接,彼之内力即入我身,贮于云门等诸x。然敌之内力若胜于我,则海水倒灌而入江河,凶险莫甚,慎之,慎之。本派旁支,未窥要道,惟能消敌内力,不能引而为我用,犹日取千金而复弃之于地,暴殄珍物,殊可哂也。”

    我长叹一声:“神仙姊姊这个比喻说得甚好,百川汇海,是百川自行流入大海,并不是大海去强抢百川之水。借力打力,实在是不错的选择,对于我这种没有武学根基的人最好不过了!”

    再展帛卷,长卷上源源皆是lnv画像,或立或卧,或现前x,或见后背,人像的面容都是一般,但或喜或愁,或含情凝眸,或轻嗔薄怒,神情各异。一共有六幅图像,每幅像上均有颜se细线,注明x道部位及练功法诀。帛卷尽处题着“凌波微步”四字,其后绘的是无数足印,注明“f”、“无妄”等等字样,尽是易经的方位。我前j日还正全心全意的钻研易经,一见到这些名称,登时精神大振,便似遇到故j良友一般。只见足印密密麻麻,不知有j千百个,自一个足印至另一个足印均有绿线贯串,线上绘有箭头,料是一套繁复的步法。最后写着一行字道:“猝遇强敌,以此保身,更积内力,再取敌命。”

    我心道:“这就是段誉日后的逃命法宝,太好了!我拿了,段誉岂非要死路一条,管他呢?先保住自己先。”

    卷好帛卷,朝午晚次练功,一定遵从。我见左侧有个月洞门,缓步走了进去,门旁壁上凿着四字:“琅擐(‘扌’为‘nv’)福地”。想起神仙姊姊写在帛卷外的字,心道:“原来‘琅擐(’扌‘为’nv‘)福地’便在这里。天下各门各派的武学典籍,尽集于斯。天助我也。”于是秉烛走进月洞门内。

    一踏进门,举目四望,登时吁了口长气,大为宽心,原来这“琅擐(‘扌’为‘nv’)福地”是个极大的石洞,比之外面的石室大了数倍,洞一排排的列满木制书架,可是架上却空洞洞地连一本书册也无。他持烛走近,见书架上贴满了签条,尽是“昆仑派”、“少林派”、“四川青城派”、“山东蓬莱派”等等名称,其也有“大理段氏”的签条。但在“少林派”的签条下注“缺易筋经”,在“丐帮”的签条下注“缺降龙十八掌”,在“大理段氏”的签条下注“缺一y指法、六脉神剑剑法,憾甚”的字样。

    想像当年架上所列,皆是各门各派武功的图谱经籍,于是我就在里面修炼起来!

    我心无挂疑,便将所有武林秘笈收集起来,先将逍遥派的武功修炼,从第一卷经书,先诵读j遍,背得熟了,然后参究t会,自第一句习起。

    我心想,练不好武功,到外边闯荡也是死路一条,反正这里什么都不缺,吃的东西又可以增加功力,何不在此修炼成绝世高再出去。幽谷岁月正长,今日练成也好,明日练成也好,都无分别。就算练不成,总也比不练的好。我存了这个成故欣然、败亦可喜的念头,居然进展极速,只短短四个月时光,便已将逍遥派的秘笈尽数参详领悟,依法练成。

    之后我又开始钻研其他门派的武学经典。越练到后来,越是艰深得心应,进展也就越快,我只是呆了一年多,就功行圆满。可能是现代人的领悟比古代超越,我学起来似乎十分省力,加上每天吃奇珍异果,内力大增!当我可以用掌溶化钢铁之时,我知道自己已经是当世之高了!

    我练成了所有宝典,这才舍得离开,在离开之时,我将所有武力秘笈全部销毁,这也是后来段誉掉下来找不见武林秘笈的原因所在。

    处理完了这一切,我换上逍遥子的一身衣f,离开了这个居住一年的地方,开始了我逍遥武林之旅!

    我出了福地山洞,外边怒涛汹涌,水流湍急,竟是一条大江。江岸山石壁立,嶙峋巍峨,看这情势,已是到了澜沧江畔。我又惊又喜,慢慢爬出洞来,见容身处离江面有十来丈高,江水纵然大涨,也不会淹进洞来,但要走到江岸,却也着实不易。

    当使出轻功,飞离而去!同时将四下地形牢牢记在心,以备日后可以再来此处,心想:“这里不愧为隐世的好去处。”

    天龙八部se情第二章辛双清(上)

    出洞第一件事,我就是要去找辛双清和于光豪算帐,nn的,竟然想害死我!

    我上了无量山,使用轻功避开守卫,进入了无量山的禁地,一年前我就是在这里掉下山崖的!

    重回故地,我惊讶的发现辛双清竟然又在与于光豪在那里打野战!简直冥冥上天注定的,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一天后就是无量东西宗比武的日子,于光豪假借提前上山打探,实际是回来与辛双清幽会。

    “哦,哦…光豪……用力……”

    辛双清l叫声在寂静的夜空里显得格外y靡,于光豪趴在nv子的白n胴t上,大pg没命地起伏着,那跨下一根乌黑粗长的y物在nv子雪白的两腿之间huhu送送,漾起了浓浓的声。

    “师父,你的x儿越来越紧……看我今天g不死你…”

    于光豪伸出禄山之爪掀起了辛双清盘在自己腰上的两条光滑雪白的修长大腿,扛在自己肩上,这样pg可以挺动得更加剧烈了。

    辛双清x前丰满饱涨的两只大n子剧烈抖动着,纤细的腰肢随着道人的挺动而来回的扭动,娇艳迷人的俏脸上尽是yu仙yu死的l态,半张的樱唇不住地吐出放荡的娇呼,“啊,啊…光豪,顶到我的…心儿上了,啊,啊,啊…”

    “师父……你发l的时候真美丽,我顶死你”

    于光豪急速的在nv子两腿间s滑柔n的甬道里hu送着,只觉得辛双清的x儿深处似有一g暗暗的吮吸之力,弄得自己精关jyu要泄。

    “噢,光豪……噢,不行了……”

    辛双清娇声尖叫起来,丰t用力向上迎凑着,要进入极度快活的高了。于光豪见此状,y邪的大笑着,张嘴吮着nv子x前丰ru顶端肿胀的红润樱桃,大pg加快了旋转。“啊-──”

    辛双清雪白丰润的玉t紧绷了起来,两只纤纤素在于光豪的脊背上抓出了道道血痕,的下taiy泛滥似地涌出。于光豪刚想给这l货最后的一击,突然间只觉得浑身酸麻无力,如死狗似地趴在了nv子的玉t上。

    “谁,…在背后偷袭你……”于光豪顿时无气倒在辛双清的玉t上。

    辛双清原本媚波流动的美眸开启,惊讶于光豪怎么就断气了,抬头一看只见我站在她的跟前,辛双清连忙推开于光豪的尸t,颤声道:“你是谁?”说着,她弯腰拾起散落一旁的衣裙穿上,企图想穿上。

    我道:“还记得一年前在这里被你和你死去的徒弟打下山崖的那个人吗?”

    辛双清这才想起来,看着我,惊恐万分的道:“是你!!你是人是鬼?”

    我笑道:“爷我不想吓你!我没有那么容易死,今天是来索命的!”

    辛双清颤声道:“当年我们并没有推你下去,是你不小心掉下去的,我、、我、、、没有想过要杀你!真的!”

    辛双清一脸恐惧,j乎哀求的哭道。

    我看着她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的确,如何不是他们紧b不舍,我还没有今天的成就!她也没有推我下去,看着她洁白无暇的玉t,我心充满了渴望,或许我太久没有过x生活的缘故,眼前的辛双清让我产生了强暴的yu望。

    因为映入我眼帘的美景让我的全身热血沸腾。

    只见,辛双清将近四十的人完全象十出头的少f,一点也没有下垂的两座ru房依然是风采迷人。尤其是那根本就不像是近四十岁nv人的ru头,仍然留有粉红的颜se。完全展现出了nv人的丰韵。

    我的心开始剧烈地跳动,辛双清好像等待我的处决,一切开始变得静悄悄的,好像我们都是在故意秉住自己的呼吸,静听着每个人的心跳声。

    这个时候,我满脑子里都是乱八糟的幻想和矛盾。尤其是在辛双清那频频发出t香的诱h,我更是心乱如麻,不知怎样才能平息直线上升的春情yu火。

    辛双清见我没有反应,于是想把衣f穿上,我喝道:“不许动!拿开衣f。”

    辛双清一惊,放开的衣f。

    此时的辛双清像一只小绵羊一样温顺,胆小。

    我终于忍禁不住,道:“你不是要男人吗?今天爷我来满足你。”此时,我能清楚地看到辛双清的身子有些颤抖。她不敢阻止我的行动,我伸去摸她的n子,她胆怯的向后撤了撤身子,没有想到这样就更方便了我的行动。

    于是我也没有客气,将整团n子握在了我的大里,然后不停地糅捏起来,尽情地感受着nv人的柔滑。

    同样受到刺的热血更加沸腾。更要命的是她那快要流成河的花房,时不时地在g引着我,让我无法控制地伸想去碰它!

    “不!不可以的!”辛双清咬在我的耳朵上,不知道是处于nv人的矜持还是想保住自己的清白,对我而言,却是充满了魅力的诱h。

    我的按在辛双清的大n子上轻柔细捏着,辛双清的小握着我的大宝贝,在她的套弄下马眼里流出了少许的汁y。

    通过一下、一下的蠕动,均匀地涂抹在rb上。

    可能是量太少的原因,rb表面不是很滑润,辛双清的小在上面套弄起来显得不是很顺畅。同时我也感觉到了这一点的不美。

    在本能的促下,我的大又一次地脱离了辛双清的大n子,直奔目标伸向nvx的神秘地带。结果这次和我想象的一样,还没等碰到目标时,辛双清那只黏糊糊的小又充当了一次保护屏,企图不让我靠近她的小洞洞。

    这次,我不顾辛双清的阻挡用力b近目的地。而辛双清也是一样全力以赴地保护着自己神圣的宫殿。

    我咬牙狠声道:“yf,你敢不从大爷我?”我眼杀气大盛,寒光四s,看得辛双清全身胆寒。

    也许是因为有了极强的心理准备,誓死也要攻下辛双清这块阵地。在我强大攻击下,辛双清的小一不小心滑出了我的掌,让开了通往罗马宫殿的大道,使我的大顺利地碰到了nvx圣地。

    就在臂落在辛双清的花房上时,我和她同时做出了极大的反应。虽然她没有叫出声来,但她的身t却猛的颤抖了一下,和我缠绵在一起的小香舌也迅速地撤了回去。而我则是因为感受到了她的无比s滑,而联想到了她的敏感程度。

    真没想到辛双清是如此的能忍,她的小xj乎要流成河了,还迟迟不愿让我进入,可想而知她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y荡,相反其忠贞之心还是很强烈的。如果这要换成别的nv人,早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了。

    此时,我的心也是百感j加。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对还是错,而现在我对辛双清却突然产生了极大的占有之心。

    辛双清还在做着无用功的反抗,即使是两只胳膊也无法拉开我那强有力的臂。但被她这样子一弄,显然让我无法静下心来探视她的神秘地带。

    于是,我得意的在她的耳边说道:“辛双清!看爷今天怎么满足你!”

    当这句话说出后,连我自己都惊讶了许久,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成如此霸道。

    我清楚地感觉到辛双清此时除了她的心在跳,其它的都好象失去了功能一样。

    一动也不动地停留在凝聚的空气。就连那双j乎没有力气的小也脱离了我的臂,乖乖地垂落下来。

    我抛开了所有的思绪和顾忌,准备用自己的行动来敲开辛双清的心扉。

    可能是因为辛双清还处于矛盾的思绪状态,当我的大在她的肥美y户上游走了n圈后,她居然还没有做出反抗。

    看样子辛双清已经默许了我的行为,虽然她努力地去克制自己的一系列本能反应,但原始的呼声却逃不过我的耳朵。她那极不稳定的呼吸变成了我最有利的判断信息,通过这一牢靠的判断能让我随时去掌握她的情绪变化。

    我发现原来挑动起一个nv人的yl比强暴y上弓要来得刺第二章辛双清(下)

    我的大沾满了辛双清的y水,当我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探询nvx圣地的那一刻,辛双清的生理特征竟引起我的高度重视。我发现摸了好久的肥美y户居然没生一根a发,上面光秃秃的,在y水的效应下显得格外的圆滑,上的神经随时为我传递着那种另类的美感。真没想到辛双清还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白虎,在少了被a发的捆饶后,居然成了她得天独厚的优势。

    对于辛双清那肥美而又不生寸发的y户,已经成为了我最佳的攻击目标。整个人的意识也全部集在那里,就好象获得了一块至宝似的,完全痴迷在滑腻的感觉。

    辛双清的本能反应也超出了她的限制,原本紧紧合并在一起的,此时也主动地分张开来,让我的大在足够的空间内发挥着应有的作用,每一次的抚摩都能让小x渗出微量的yy,同时也为辛双清带去无穷的诱h和向望。

    “你的下面好滑!…好像没有长aa吧!”我爬在辛双清的耳边,明知故问地挑逗着她的情yu。虽然声音很小,但辛双清听的真真切切,当然她也明白我的意图。

    “你…你不许说出来!…”在羞态百出的危,辛双清尽量来掩饰自己的生理,却不敢违背我的意愿。

    我开始对辛双清展开了新一轮的挑战,原本只在y户表面游走的大也接到了新的指令。在确定了准确的位置后,我伸出一根指直bnv人的圣地入口,然后毫不犹豫地ha了进去。

    被我这一突然的闯入,辛双清也做出了极大的反应,不过没有我想象的那样严重。她只是颤抖了一下身t,两条粉腿猛的向里夹了一下,然后又迅速地向两边分开。

    在获得了更大的空间后,我的心里更加畅快,不仅仅是因为辛双清把她的双腿分的大开,而且,通过她此时的反映,足以证明辛双清有意让我继续进行下去,包括刚刚ha进她身t里的行为,也早在她的预料之。

    “大胆”二字已变成为了过时的比喻!对于辛双清那神秘的娇躯已不在是梦寐以求的产物,它现在已经成了我最理想的境地,而且在不久的时间内,它将会成为我的大宝贝的暖巢。

    此时,我的大脑里不仅出现了一副副与辛双清j欢的美景,而且ha在蜜x里的指也为我传来了幸福的信号。

    辛双清的小x实在是太美了,紧弛有度,即使是我的指也能感受到它那急剧压迫的y道r壁紧紧地包合在一起。这要是把我的大宝贝ha进去,非爽死不可。

    想到这里,我开始了新的一轮行动。

    我压抑不住狂喷的yu火,猛的扑向辛双清。

    “啊………”

    身下的辛双清发出了痛苦又满足的娇唤,我毫无前戏的将自己胯下那根极度涨大亢奋的大y具顶进了辛双清下t的nvx甬道里,里面的灼热腻滑让我很顺利的顶到了辛双清的尽头。再一用力,那火烫的大g头已经进入了辛双清的子宫,我这才算是尽根而没,我抵住了辛双清小腹下的耻骨用力地扭了扭pg,让两人结合得更紧密些,一在辛双清饱满雪白的ru峰上扭了一把,y邪地笑道,“l货,够不够大?”

    “哟……好大……啊…”

    辛双清一阵呻yl叫,让人忍不住狠ha她的玉壶。

    “jf,我好还是那死鬼好…”我一边狠狠的ha,一边问道。

    “啊……当然是爷……最好……啊……用力…啊,啊啊—”

    我伏在辛双清雪白丰满的玉t上,pg在剧烈地挺动着,我的双已勾起了身下美nv的修长双腿,双脚站直,挺起了身子,更加用力地撞击着。

    “那你还不叫亲哥哥!”

    “啊……亲哥哥……我ai你……啊……我…啊,啊啊—”辛双清亢奋的娇声尖叫着,一只纤拨开零乱的秀发,露出了如花娇美的粉脸,眉目如画,俏脸晕红,果然是妖艳迷人。

    我听了她的呻y更加用力冲击着美f的丰润rt。我趴在辛双清白n芬芳的rt上的身子肌r虬结,爆发出惊人的活力。

    “亲哥哥…你好……厉害的,啊……”

    辛双清媚眼如丝的l叫着,丰满的大pg放荡的扭了j扭。的感受着下ts的x儿里那粗壮有力的男根的hu动。

    我感觉到辛双清温润s滑的洞极深处一阵阵奇异的吮裹,弄得自己的大rb顶端阵阵s痒的感觉直冲后腰。我忍不住加快了hu动的速度,带起了阵阵的声。

    “啊,啊,啊……爷,给我,给我……”

    辛双清知道我快要泄了,在我的快速进攻下,她也迅速地达到了高,娇n雪白的胴t颤抖着绷直了起来,下t的处一阵s热,竟然比我先泻了出来。

    我“啊”了j声,大pg又用力撞击了j下,猛的从辛双清的下t里hu出了自己的挺直y具,移了上来。

    夜光下,我的y具远超出于光豪的粗壮硕长,上面s漉漉的沾满了辛双清下t晶莹的aiy。

    辛双清粉腮晕红的睁开如丝的媚眸,粉n的小香舌尖儿t在我的大g头上,吮吸着那本属于自己的aiy。

    我亢奋的一握在自己的大y具上套弄着,猛得身子一僵,大g大g的白稠的精华从g头的小口处喷s出来,s入辛双清半张的樱桃小嘴里。辛双清嘤的娇哼了一声,小口含住了我的大g头,用力地吮吸起来,把我喷s出来的精华一点不剩的咽了下去。

    “唔──,唔”

    伴着辛双清饥渴的吞咽声,我从她的樱唇里满意地hu出自己硕大的rb,一缕晶莹透明的粘yy荡的挂在粗长的y具与樱唇之间。辛双清的瞟了我一眼,慢慢地将雪白粉n的身子翻了过来,香脊纤腰,下面浑圆的丰t,那柔美的线条使得我的胯下雄风没有半点消减,yu火高涨的大在辛双清雪白如玉的粉t上扭了一把。道:“转身,爷要ha你的pg洞!”说完,又狠抓了她丰t一把。

    “亲哥哥……疼!”

    辛双清y荡的吃吃娇笑着说,看来她完全溶入了角se,把我当成了她心ai的情人。此时,她翘起了自己引以骄傲的迷人丰t,等候我的恩赐。我扶着跨下的挺直大rb凑了上来,滚热的大g头却抵在了辛双清的粉t的一漩j花上,辛双清嘤咛着,随着y具的逐步深入,俏脸上显现出了更加的媚人神se。

    “真好……啊……‘我慢慢地把自己火热的男根全部深入了师娘的h庭,强烈的紧缩感让我无比,难以想像辛双清那么小的h庭j洞竟可以把我的大rb完全容纳,我调整了一下姿势,然后就开始hu动了起来。”啊,啊,啊,“辛双清之极的娇唤着,她以前从来不知道自己后面这个洞会如此的蚀骨,以至于自己现在乐不疲此,回回都要做,她l叫着,粉n的胴t第章葛光佩(上)

    其实,辛双清亲吻我离开的时候,我就醒了!我只是想看看她的反应,没有想到她完全的ai上并臣f于我的b下!得到这满意的回应,等辛双清离开小木屋。我就下床到湖边洗澡,清爽过后,回到小木屋,才发觉肚子饿得咕咕响!

    正想去找东西吃,门外就有人敲门。我心想,一定是辛双清送饭来了!

    我想给她一个惊喜,于是脱光衣f,重新躺在床上,那大rb直立顶天,威武雄壮。

    门外人敲了j下,见没有回应,就轻轻的推门而进!

    “公子,掌门吩咐给你送饭来了!”一声甜翠的nv声响起!

    我抬头一看,原来不是辛双清,而是一个年约十八岁的无量剑派nv弟子。

    只见她柳眉星眸,瑶鼻樱口,肤如凝脂,淡蓝道袍下双峰微颤,有如成熟的水蜜桃。傲人的双峰顿挺立在空气,肌肤雪白,清秀可人,完全是一个小仙nv的模样!我看得为之心一动,忘记了自己是光l在床上的。

    那少nv把酒菜放在桌上,见我没有出声,向床上看来,顿时看见赤ll的我用正火辣辣的眼se看着她,那rb如擎天柱一样高耸粗壮,让人看了心神摇荡。她只觉得口舌g燥,心跳加速!一时愣在了当场。

    我见眼前的少nv被我所震撼住,心狂喜,不顾眼前情形的尴尬,道:“你是谁?谁叫你来的?”

    那少nv这才发现自己失了方寸,羞涩的转过头,低声道:“弟子葛光佩,芬掌门之命前来给少侠送饭。”

    我脑子一震,她就是葛光佩,就是与于光豪通j把段誉b下山崖的人?

    不对啊!于光豪被我杀死,而眼前的小美人看起来还是冰清玉洁,怎么可能是j夫yf,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因为我的出现,《天龙八部》里人物的命运将全部改变。

    想到这里,我不禁开心一笑!

    葛光佩见我发笑,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于是道:“少侠,我不知道你在休息,所以——”

天龙八部Se情版[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