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王语嫣惨失处nv身  金庸全集 肉版-金庸h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首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语嫣惨失处nv身[1/3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世书城]https://wap.114txt.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语嫣惨失处nv身

    各位看官读了《天龙八部》,只道王语嫣先是对表哥一往情深,既后则对段誉死心塌地,好象这只是才子佳人配的一个特高级本,却是谬之大也。试想慕容复心x狭窄,一心复国竟至发疯;段誉迂阔酸腐,j类白痴,却哪里配的上聪明绝顶,美妙如仙的“神仙秭姊”半点?如此曼妙美se,若无真正英雄点缀,岂不暴殄天物?各位且莫急,待我细细道来。

    苏州蔓陀山庄,晚上王语嫣正半躺着坐在雕花檀木椅,里拿着一本《西厢记》,如醉如痴。烛台上正点着六根红烛,跳动的烛光映在她绯红的脸暇,更显美艳不可方物。王语嫣既博通武学典籍,当然也会涉猎自古流传的才子佳人类的。她虽还是冰清玉洁的闺处nv,但情yu二字,却是谁也躲不过的。nv人往往是越聪明的越y荡,表面越正经的越y荡,王语嫣却二者都是上上之选。看了这些书,王语嫣已然渐解人事。虽然在外人看来,她仍然宝相庄严,纯洁高贵,内地里却已渐渐有了钩魂摄魄的妖媚气息。

    王语嫣正在出神,突然一阵风来,六根红烛一齐被吹熄。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已觉全身s麻,她知道自己被点了软麻x。一双大从椅后伸过,重重握住她x前蒜ru,大力搓揉。王语嫣羞燥万分,张口yu呼,却已被后面那人伸过来的嘴死死堵住。那人迅速将舌头深深ha入她的小口,j乎直抵咽喉,一种被侵入的羞辱感使王语嫣不得不用小巧的舌头阻挡,并拼命扭动身t。但她毕竟是弱质nv流,剧烈的反抗反而更加大大地蹂躏王语嫣的双ru,舌头更是将王语嫣顶得jyu窒息。王语嫣还只十八岁的年纪,x部虽然已开始发育,却还未到成熟,坚挺有余,圆润不足,属于小巧别致型的,正好被后面那人一一个,整只入掌,隔着衣f恣意地反复揉来捏去。王语嫣心羞愤,却又无可奈何,只得无声而泣。

    后面那人见她如此,得意的说道:“怎么,受不了啦?想不到你外表这么正经也看这种书,书上是不是说被男人玩弄很美呀?”,显然他是指王语嫣刚才拿在里出神的那本《西厢记》。一边说,一边掌加力,在王语嫣还未发育成熟的ru房上重重掐着。他最喜欢这样半生不熟的少nv,而现在被他侵犯的这个半生不熟的少nv更是极品。她是大家闺秀却透着狐媚妖艳的潜质,这种少nv最让他兴奋。“小乖乖,现在感觉好些了吗,是不是很舒f啊?哈哈”。他反复的揉搓着王语嫣娇n的ru房,一边说着无耻言语羞辱她,他是要将她狐媚的特质完全享受着那份饱满和滑腻。他觉得这个b是真正的极品。他为今天的收获无比得意,他庆幸是他第一个蹂躏了这么美妙的b!猛然他的大拇指准确的按住这y核,食二指已狠狠ha入王语嫣从未经受任何异物的处nvy道内,直没至根!

    虽然x道被制,王语嫣不能喊叫,但下t剧烈的疼痛还是使她在喉咙“啊”了一声。想到这个恶人正如此肆无忌惮地侵犯自己的处nv禁地,王语嫣只觉脑轰的一声,感觉天旋地转。强烈的疼痛和被侵犯禁地的耻辱感b得她泪水和唾y哗哗流出,把椅子s了一大p。那人显然是玩弄nvx的高,见她如此苦楚,还要得尺进丈,无名指又直直的ha入她的p眼。显然,这是完全出乎对人事半知不解的王语嫣的意料之外。双洞被ha,来自y部和p眼的剧烈疼痛以及强烈的耻辱感,j乎摧垮了王语嫣的意志。那人一边指不停的捣弄,一边说着令王语嫣倍感羞耻的言语:“我的小乖乖,在下这招叫做‘仙鹤双飞’,你识不识得,哈哈”。朦胧王语嫣感到他的无耻法确实象崆峒派的“仙鹤双飞”,只把她恨得全身发抖,泪出如泉。如果说,那人对王语嫣rt的摧残使她羞愤yu死的话,那么他无耻言语的刺yu的领悟参研,只怕还远胜秦淮名j。虽然她此前无半点实战经验,但象她这样聪明的少nv自能临应变,挥洒自如。后面那人还是一提着她的左腿,一得意的蹂躏她的处nvb和j花蕾,似乎沉醉其。他非卤莽匹夫,刚才羞辱王语嫣的话,既是耻之以助y兴,又是使她明白此妙出,要来个两情相悦,好获得双重的快感。因此他加劲刺yu一关,实在是无人能够过的。王语嫣被那人如此擒住玩弄,毫无反抗余地,不禁心起了异样的反应,似乎与书所言暗合。此念一起,已觉得正在被恣意侵犯的两处秘洞已不那么痛楚,反有一种似有似无的奇妙感觉。王语嫣渐渐停止哭泣,暗品味着那人在她y道和p眼抠挖带来的耻辱感和快感,虽然由于羞燥还是将头埋在椅背,只是y道和p眼却渐渐随着那人的挑捻抠挖微微曲意配合。她是何等聪明之人,以她对情yu的所学,这一发挥出来,虽仍显得生疏,却已显出是名家路数。只见王语嫣腰肢轻扭,pg微耸,配合着那人的指,动作渐渐得t,真似一个天生的狐媚胎子。

    正是行家一伸,便知有没有,那人是se老,王语嫣渐渐得趣,只把他刺yu,但他还是要享受真正强暴的快感。他向前狠狠一挺,整只y物没入王语嫣极端暴露的b。他感受到被ha入的少nv在破瓜的剧痛之下,本能的收紧y道以试图阻挡他的入侵。但在象他这样的经验丰富的老面前,这却是图劳的,他的y茎已经尽根没入了。收紧的y道只是使他加倍的感到那种紧箍箍的快感,这样的感觉在g处nv时最为强烈,现在g着这个极其聪明敏感的少nv,感觉更加快意。他一边感受着y茎在王语嫣的y道被紧紧箍住的美妙感觉,一边sese的看着王语嫣因疼痛而紧皱双眉的面容,下身再复jhuj挺,心的成就感已达顶点。

    王语嫣的处nvy道被他如此粗暴ha入,痛入心肺。虽然她刚才情yu已开始发动,毕竟还是未破瓜的少nv,她只觉下t撕裂般疼痛,小腹的内脏似乎被顶到x口。由于要x被点,她无法喊叫,双也被绑在背后,她只能剧烈的摆动她的头部,以稍稍减轻痛苦的折磨。

    那人兴奋的看着这个被他强暴的美丽少nv,y茎毫不留情的在她y道内肆n,间或在尽根没入之际,又在她的y道深处磨转,尽情感受她花心的s软润滑。王语嫣绝顶聪明,且心x清逸灵动,她本身的美艳和刚才情yu挑动时表现出的妩媚使他相信这是一个天下独一无二的美丽少nv。能够强暴这样的少nv,他自己都觉得太满足了。

    他渐渐放慢了hu送的速度,好让王语嫣能够t会到j合的快乐。他将王语嫣的小蛮靴架到肩膀上,两握着她的蒜ru捏柔,大拇指更在她软带y的ru头上细细磨弄。他sese的看着王语嫣清丽的面容,感受着每次huha给她的表情带来的变化,心畅快无比。他觉得用这样的姿势g着这个美少nv是最佳的。

    王语嫣被他如此折腾,j乎要被征f了。她似乎觉得下身已开始不那么痛苦,反而随着此人的每次ha入,快意渐渐上升。那人在每次深深ha入,g头顶在她的花心磨转,使她感受到从未经历过的充实和满足。她双ru上的魔弄得她痒痒的,也带给她丝丝快意。她过目不忘的风月书籍涌上她的心头,她领悟,试探,发挥,她的绝顶聪明使她获得了越来越多的快感,她好象觉得只有此时此刻,她才找到了真正的自己,一个天生的狐媚胎子。王语嫣的俏脸上渐渐露出快美的表情,那人开始加力huha。一次一次的深深ha入,他的身t重重压迫着王语嫣饱满的y部,挤压她的y核。王语嫣则静静的承受着,享受着,少nv的矜持使她选择了默许。

    那人看他已然入港,再换个新花样。他将王语嫣翻过去,变成背对自己。他则把她的双腿使劲分开,从后面ha入。现在他觉得没有必要再怜香惜玉了,强暴的本se再次充斥他的身t,他从后面狠狠ha入,竟把王语嫣的pg整个压在了椅子上。由于臂被反绑,王语嫣连撑起来的会都没有,只能任人暴n。那人揪住她的tr使劲压下,下身迅猛挺动,一次次重重g入王语嫣的y道内。

    刚才的和谐xj再次变成了强暴,王语嫣心里感到深深的耻辱。她终于明白这个人的真正意图就是完完全全的强暴她,她也感到她正在被这人完完全全的强暴。一向心高气傲的她被这样无耻的强暴是她难以接受的,苦于要x被点,双反绑,她没有反抗的余地,她只能是这样无助的被压在椅子上,被ha入,被强暴,被征f。

    刚才发动的情yu已使她的y道内分泌了aiy,现在的王语嫣已经与刚开始时的纯洁处nv颇有不同了。虽然有着强烈的耻辱感,但nvx身t的本能反应已使她的心理发生了变化。渐渐的她觉得正在她y道内肆n的那根热烘烘y梆梆的东西已经不那么可怕,反而正在带给她一波一波的快乐,她忽然觉得被ha入也不是什么人见人怕的洪水猛兽,反而是被ha入带给了她快乐,她开始有点喜欢被这样的ha入了。王语嫣忽然想,那些书上描写的狐媚nv人,不都是这样喜欢被男人ha入吗?王语嫣情不自禁的摆动腰肢,好象要求得到更多的被ha入的快感。

    在后面ha她的人看着她的反应,心头涌出一种真正的快意,心想:“看你的外表,倒象一个大家闺秀,原来却也是一个十足的狐媚胎子,那我就满足你!”。王语嫣已渐渐忘记了耻辱,在越来越强的快感驱使下,万般诱h的扭动腰肢。后面那人深吸一口气,y茎威力暴涨,急风暴雨似的ha入王语嫣的y道。王语嫣的y道内布满了aiy,但毕竟是初经人事的少nv,y道还很紧窄。那人在迅猛ha入的同时,也充分的感受到y茎被紧紧包容的快意。

    一波一波的快感使王语嫣渐渐进入了忘我的境界,她似乎已经陶醉其。被强暴已经不是痛苦和耻辱,她不但没有抗拒的念头,反而向后迎合那人的迅猛ha入。她觉得只有这样,才能保证那种奇妙的快意不离开她的身t。看见她y道内aiy渐多,后面那人又有新花样。他将王语嫣的双腿并拢放到一边,这样她的y道在人为的挤压下更显紧窄,使他的y茎在ha入时感到更高的美意。他丝毫也没有放慢huha速度的意思,似乎要彻底征f这个具双重特征的极品少nv是他最急待完成的任务。他下身猛地挺动,把王语嫣的tr撞得啪啪作响,y茎一次次深深进入她的t内……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语嫣已经j度yu仙yu死,她全身酸软,无力的斜躺在木椅,一任后面那人huha。那人似乎也到了最后阶段,两分别抓住王语嫣的脚掌向两边分开,下身迅捷无比的强力hu送,把王语嫣顶得软瘫如泥。最后j下重挺,那人将y精尽数泻在了王语嫣的y道内。

    王语嫣惨失处nv身井一p黑暗,相互间都瞧不见对方。王语嫣微笑不语,满心也是浸在欢乐之。她自y痴恋表兄,始终得不到回报,直到此刻,方始领会到两情相悦的滋味。段誉结结巴巴的问道:“王姑娘,你刚才在上面说了句甚么话?我可没有听见。”王语嫣微笑道:“我只道你是个至诚君子,却原来业会使坏。你明明听见了,又要我亲口再说一遍。怪羞人的,我不说。”段誉急道:“我……我确没听见,若叫我听见了,老天爷罚我……”他正想罚个重誓,嘴巴上突觉一阵温暖,王语嫣的掌已按在他嘴上,只听她说道:“不听见就不听见,又有甚么大不了的事,却值得罚甚么誓?”段誉大喜,自从识得她以来,她从未对自己有这么好过,便道:“那么你在上面究竟说的是什么话?”王语嫣道:“我说……”突觉一阵腆,微笑道:“以后再说,日子长着呢,又何必急在一时?”

    “日子长着呢,又何必急在一时?”这句话钻进段誉的耳,当真如聆仙乐,只怕西方极乐世界伽陵鸟一齐鸣叫,也没这么好听,她意思显然是说,她此后将和他长此相守。段誉乍闻好音,兀自不信,问道:“你说,以后咱们能时时在一起么?”

    王语嫣伸臂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段郎,只须你不嫌我,不恼我昔日对你冷漠无情,我愿终身跟随着你,再……再也不离开你了。”

    段誉一颗心j乎要从口跳将出来,问道:“那你表哥怎么样?你一直……一直喜欢慕容公子的。”王语嫣道:“他却从来没将我放在心上。我直至此刻方才知道,这世界上谁是真的ai我、怜我,是谁把我看得比他自己x命还重。”段誉颤声道:“你是说我?”

    王语嫣垂泪说道:“对啦!我表哥一生之,便是梦想要做大燕皇帝。本来呢,这也难怪,他慕容氏世世代代,做的便是这个梦。他祖宗j十代做下来的梦,传到他身上,怎又能盼望他醒觉?我表哥原不是坏人,只不过为了想做大燕皇帝,别的甚么事都搁在一旁了。”

    段誉听她言语之,大有为慕容复开脱分辨之意,心又焦急起来,道:“王姑娘,倘若你表哥一旦悔悟,忽然又对你好了,那你……你……怎么样?”

    王语嫣叹道:“段郎,我虽是个愚蠢nv子,却决不是丧德败行之人,今日我和你定下生之约,若再心两意,岂不有亏名节?又如何对得起你对我的深情厚意?”

    段誉心花怒放,抱着她身子一跃而起,“啊哈”一声,拍的一声响,重又落入污泥之,伸嘴过去,便要吻她樱唇。王语嫣宛转相就,四唇正yu相接,突然间头顶呼呼风响,甚么东西落将下来。两人吃了一惊,忙向井栏2边一靠,砰的一声响,有人落入井。

    段誉问道:“是谁?”那人哼了一声,道:“是我!”正是鸠摩智。这时鸠摩智即将走火入魔。段誉为保护王语嫣用六脉神剑对付鸠摩智,可是他的神剑关键时刻不灵,被鸠摩智打成重伤,动弹不得。“段郎。”王语嫣心切地关心段誉。“大师,你不能再伤段郎,你快走火入魔,只有段郎的洗功能救你。”“姑娘,这小子伤成这样还能用功?”鸠摩智y视着王语嫣,只见她高挑苗条的优美线条,婷婷玉立如月宫仙姬。她们的雪肌玉肤真如冰雪般的雪白晶莹、粉雕玉琢,羊脂温玉般柔滑娇n,鲜花一样的甜美芳香。

    那双黑葡萄似的美眸,象一潭晶莹的泉水,清彻透明,楚楚动人。鹅蛋形的线条柔美的俏脸,配上鲜红柔n的樱红芳唇,芳美娇俏的瑶鼻,秀美娇翘的下巴,显得温婉妩媚。象从天而降的瑶池仙子,倾国倾城的绝se芳容,真的有羞花闭月、沉鱼落雁似的美艳绝se。“王姑娘,还有一种方法,就是让我yy调和,那就要靠王姑娘救我了。”“鸠摩智,你不能欺负语嫣。”段誉有点着急,但他身受重伤,无法动弹。鸠摩智笑嘻嘻地回道:“王姑娘,你t内的处nv元y不正好可以弥补我吗?”

    王语嫣听了大吃一惊,她不由得惊惶地呵斥道:“你……你敢!”

    鸠摩智不慌不忙地按住她的香肩:“小美人儿,你也可以好好享受一下呢!”

    鸠摩智迫不及待地把王语嫣娇软盈盈、柔若无骨的娇躯搂在怀里。王语嫣又急又怕,死命挣扎,可她哪里是鸠摩智的对?一番挣扎过后,只是把王语嫣一张娇美如花的俏脸胀得通红。一双搂紧王语嫣娇软纤腰的渐渐放肆起来,在王语嫣全身玉t上游走……貌若天仙、美丽清纯的绝se少nv还是圣洁的处nv之身,不由得娇羞无限,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也一样不敢睁开,只有任其在自己的玉t上y戏轻薄。

    鸠摩智压在王语嫣柔弱无骨的玉t上,只见王语嫣娇靥晕红、丽se无l,鼻闻到一阵阵冰清玉洁的处子特有的t香,不由得yu焰高燃。他一双在王语嫣的玉t上游走,先轻抚着王语嫣的玉颊桃腮,只觉触的玉肌雪肤柔n滑腻……双渐渐下移,经过王语嫣挺直白皙的优美玉颈、浑圆玉润的细削香肩,隔着一层薄薄的白衫握住了王语嫣那饱满翘挺、娇软柔润,刚好盈盈一握的处nv椒ru。

    “唔……”王语嫣一声火热的娇羞轻啼,清纯秀丽、温婉可人的王语嫣芳心娇羞无限,情yu暗生。

    鸠摩智的一双握住王语嫣圣洁美丽的娇挺椒ru一阵抚搓、揉捏……同时低下头,吻住王语嫣鲜红柔n的樱唇。

    “唔……”王语嫣玉颊羞红如火,娇羞地轻启玉齿,鸠摩智火热地卷住了小龙nv柔n香甜的娇滑玉舌狂吮l吸。

    鸠摩智看着怀里这有着倾国绝se、千娇百媚的小佳人,那张秀美丽靥红通通的,一副楚楚娇羞、我见犹怜的可人娇态,不由得令鸠摩智se心大动。他伸出一只按住了娇羞少nv饱满坚挺的美丽椒ru,只觉触的处nv椒ru柔软娇滑、盈盈一握,轻轻一揉,就能感觉到那粒无比柔软玉n还带点青涩的处nv蓓蕾。

    “嗯……”一声轻轻的羞涩的娇哼,王语嫣芳心一颤,彷佛一瞬时一根柔软的羽a从处nv稚n敏感的芳心拂过,有一点痒,还有一点麻。

    王语嫣又羞又急,长这么大还从末有过男人抚摸过自己,何况他抚摸的是一个冰清玉洁的清纯处nv最敏感的圣洁椒ru,虽然隔着一层柔软的白衫。

    王语嫣挣扎不脱,只好哀求,可他早已se心大动,如何肯放过这样一个千娇百媚、美貌绝se的清纯处nv?他就这样耐心而温柔地揉抚着王语嫣那美丽圣洁的浑身冰肌玉骨。娇美清纯的绝se少nv给他揉得芳心连连轻颤,如被电击,玉t娇s无力,酸软yu坠,王语嫣娇靥羞红,俏脸生晕,她又羞又怕,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身t会这样的酸、软。

    冰清玉洁的处nv芳心只觉他按在自己小巧坚挺的怒耸玉ru上的揉摸是这样的令人愉悦、舒f娇羞清纯的绝se少nv王语嫣芳心一p混乱,不知何时开始沉浸在这强烈而从末有过的rt快感之。

    纯洁美丽的处nv一双晶莹雪白、羊脂白玉般的纤纤玉渐渐忘记了挣扎,那修长雪n如洋葱般的的玉指变推为抓,她紧紧抓住那在自己圣洁美丽的玉ru上轻薄、挑逗的大,一动不动。

    鸠摩智高兴地感到怀里这个美艳清纯、千娇百媚、冰清玉洁的温婉处nv渐渐放松了挣扎,处nv那美丽圣洁的玉t紧张而僵直,于是他用轻轻解开王语嫣的衣带,y邪的大从少nv裙角的缝隙ha进去……触的少nv玉肌是那样细滑柔软、温润娇n,他轻轻摩挲着王语嫣娇软纤滑的如织细腰,渐渐往下移去……抚过一层柔软的内k下那平滑、娇软的少nv小腹,经过那娇软盈盈、诱人贲起的处nvy阜,他四根粗大的指紧紧地按住了美貌少nv王语嫣娇软火热、神密诱人的处nv“玉沟”。

    当他火热粗大的指直接按在王语嫣那紧张而敏感的滑n雪肤上时,王语嫣一颗冰清玉洁的处nv芳心“砰砰”直跳,似要跳出喉腔一样。他在王语嫣纤腰上的“ai抚”已经令冰清玉洁的清纯处nv狂热迷醉,当他的大一路下抚,ha进王语嫣的下身时,“唔……”一声娇柔、火热的香喘,王语嫣忍不住娇啼一声,柔软的玉t紧张得直打颤。当她意识到刚才自己樱唇小口的那一声娇啼是那样的春意荡漾时,少nv又不由得娇靥羞红,俏脸生晕,芳心娇羞万般。

    就在这时,那只ha进王语嫣下t的邪开始轻轻的,但又很老练的活动起来,“唔……唔……嗯……唔……唔……”王语嫣连连娇喘轻哼,那强烈的刺的如星丽眸含羞轻合,一具处nv柔若无骨、娇软雪滑的美丽玉t如小鸟依人般搂在怀里,鼻吻到美丽清纯的可人少nv那如兰似麝的口香以及处nv特有的t香,也不由得yu焰高炽。

    他毫不犹豫地抱着这绝se娇美、清纯秀丽的小美人儿将她压倒在地上,王语嫣美眸羞合、丽se娇晕,花靥羞红,芳心娇羞万般,只有如小鸟依人般依偎在他怀,由他像抱一只雪白温驯的小羊羔一样千柔百顺地被他抱着。鸠摩智被这娇花蓓蕾般的绝se美nv的高贵气质压得大气不敢乱出。但他se心已起,只见他的轻轻解开少nv王语嫣的上衣扣子……

    王语嫣娇羞无奈地求道:“不,……别……别这样!”

    可他哪管这些,只见他褪下少nv的外衣,绝se美丽的少nv露出了她那雪白娇美的粉肩,一条雪白的x兜下,高耸的玉rx起伏不定,玉n纤滑的柳腰……

    在王语嫣的央求声,他的轻抚在那雪白娇滑、纤细如柳的玉腰上……

    触的雪肌玉肤,晶莹剔透,粉雕玉琢,柔滑娇n,娇美如丝帛,柔滑似绸。

    他的就这样轻轻抚摸着绝se少nv娇美如花瓣一样的雪肌玉肤,y想连连。美艳不可方物的绝se少nv王语嫣又急又羞,芳心娇羞万般,她还是一个纯情处nv呢!

    冰清玉洁的处子之身从末有过异x触及,这流氓的一触到她娇n的冰肌玉骨,立即全身不由自主地一阵颤粟,娇美如花的绝se丽靥胀得通红,芳心娇羞无限……

    她不住地求道:“求……求你……,放过我们吧!……”。可是那鸠摩智哪管这些,王语嫣双颊滚烫,鼻翼微扇,柔软娇n的朱唇略略张开,露出那一排整齐洁白的皓齿,显得娇媚无比。

    鸠摩智被那艳若桃红的樱桃小嘴撩拨得se从心生,不顾王语嫣的竭力反抗,一口吻了上去,粗糙的舌头野蛮的伸进了王语嫣的小口。王语嫣只觉得眼前一暗,一张粗鲁的大嘴已经贴到了自己唇边,她把脸向两边拼命的摆动着试图避开那张大嘴,但一只强壮的臂一下子卡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让她无法动弹。接着一条肥厚的流着唾y的舌头示威似的在她的粉脸上t了一口,然后强行钻进了她的口内。

王语嫣惨失处nv身[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