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三十九回 汁水四溢  清难自矜(H) 首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三十九回 汁水四溢[1/3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世书城]https://wap.114txt.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相公,人家真的不行了啦”她被胤禟这样几乎金枪不倒的纠缠折腾得实在受不住了。

    胤禟把美人揽在怀里,在她耳边不住地亲她:“这儿呢,嗯?”四下屈指抽插,扣出一滩精液抹到了她的菊穴上。

    自己最羞耻的地方被人碰到哪儿能无感,岫烟敏感的扭着腰想要避开,却被胤禟一巴掌拍在了臀上,岫烟半趴着躺在了床上,胤禟一个饿虎扑食,就把这只小玉兔儿压在了身下,又吻又舔,又摸又揉,几十秒钟就把她弄得娇喘连连了,再也没意志,只是“嗯嗯”的抱着男人娇喘。

    胤禟伸手抱着她,摸着她的屁股,找准了菊花门,岫烟身体抖动着,晃动着屁股想要躲开他的手指,胤禟哪能随她愿,一使劲就劈开一根手指,模仿交合的动作一抽一插的。

    在他手指的插弄下,岫烟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渐渐没了先前不舒服的感觉,就不再反抗,晃动着屁股,软乎乎的腔壁蹭着手指,自觉的蠕动着。

    胤禟心里不知道多乐,他从前对这处没有特殊爱好,实在是憋的难受才打起了这个主意,谁知道比他想象中还要更加美好,“宝贝儿……我会让妳更美的”

    抬起身体,让她蹲起来扶着床栏,屁股高高的翘起来,胤禟用手指沾了很多淫水抹在她屁眼上,感觉手指插进的时候已经很顺滑了,就把龟头顶在了她的屁眼上。

    双手捏住岫烟的柳腰,猛的一下,向上耸臀,那根又爱又恨的大鸡巴没入了后穴。疼得她掉下来。

    胤禟趴在她屁股上,用力的顶着不让岫烟逃离,双手在她奶子上揉弄着,嘴唇紧贴着后背吻着她,不停的安抚她。

    良久,岫烟渐觉屁眼有一股瘙痒的感觉,不自觉高高撅着小屁股,胤禟心知她没刚才那么疼了,便开始慢慢的轻抽慢插,岫烟想让胤禟插得更深来止痒,也恩啊的轻晃着屁股,而且一夹一夹的很有规律,给胤禟带来了极大的快感。

    动作幅度也越来越大,每次拔出都好象要把屁眼干脱落一样,能看到屁眼里红嫩的皮肤随着鸡巴拔出而被抽脱出来,用力插进的时候也可以把整个都插到深处,岫烟适应了初次肛门插入异物的不适后也开始享受肛交的快感了,嘴里不住的发出呻吟,“嗯……嗯……”哼声悠扬动听。

    惹得胤禟更况一无所知,她过得到底好不好?

    岫烟刚想问的话还没问出口,暖暖已是抱着她哽咽起来,“额娘妳终于醒了,暖暖好害怕,阿玛他已经离开我们了,暖暖好害怕,害怕妳也要抛下暖暖”

    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岫烟惊慌失措,忽然踉踉跄跄的一跌,接着便人事不省了。

    等她再次恢复意识,忽闻臭气铺天盖地而来,岫烟几乎作呕,捂住口鼻,这才发现自己飘在空中,飘过的每一处都少不了铁锁、栅栏,一看就是地牢,就像身处噩梦中一般,她想清醒过来,却身不由已。

    正值酷暑时节,太阳暴晒,便是轻易不出汗的岫烟片刻间都冒出了密密的汗珠。她见前方有间屋子四面围以高墙,或许能避暑,她钻了进去,谁知此间比别处更为压抑,密不透风。

    太阳直射进来照在岫烟身上,让她变得虚弱无比,险些就要昏过去,忽听人道:“晕了!晕了!”她心下一惊,莫非有人能看到自己。

    很快听一人接口:“大呼小叫什么呢,又不是头一回了,浇个冷水下去不就得了”下一刻就有冷水从上头浇下来的声音,那水没有落到岫烟身上,她仍是打了个冷颤,一阵铁链撞击发出的锒铛声传来,岫烟睁开眼睛,才发现胤禟就在她对面。

    只见他颓然地坐在地上,身缚三条铁锁,手足拘禁,此刻的他就像一个年近垂暮的老人,往昔张扬狂野的俊脸上布满了灰颓,岫烟心里涌出了无数的难过,做了这么多年夫妻,她当然知道胤禟身体非常不错,可人在这样热的天很容易虚弱下来,还要戴着脚镣枷锁这些沉重的物件,便是铁打的人他也扛不住啊!

    “水……水”

    岫烟似与他心灵相通,听到他口中喃喃自语,立刻爬到门边大叫起来:“来人呐!快上水,我相公他渴了,他渴了!”

    “喝水,做梦呢,呵呵……上头交待过:不予其纸、笔、床、帐、便冰一块,汤一盏亦不得给予,咱们也是奉命行事!”

    岫烟大骂:“你们这些无耻小人,我相公乃天潢贵胄,血统高贵,你们欺凌于他,乃欺君犯上,被万岁爷发现了,必是死罪一条,你们快把他放了,快把他放了”

    “怕什么!咱们可不认识什么九王爷,只知道万岁爷亲封的塞思黑,哈哈,便是昔日的九王爷又如何!谁让他偏帮八王爷,咱们万岁爷还是雍亲王的时候,可吃过他不少亏,不对他恨之入骨才怪哩!再说咱们大人可是直隶总督李绂,奉旨幽禁“塞思黑”允唐,万岁爷还说‘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咱们李大人琢磨万岁爷分明就是暗示杀了他罢,只不过咱们大人担心事后皇帝反悔,难免遭罪,遂想了个妙招,选中这与屠宰场一墙之隔火神庙东跨院囚禁允唐”

    “这还有什么讲究不成?”

    “咱们李大人妙呀,吩咐在城内四门张贴告示,传示城池内外凡杀猪者,一律到火神庙东侧杀猪屠宰场,免收屠宰税,否则以私屠论处。屠户得悉告示,欢欣喜悦,就连城外数十里的屠户们也纷纷赶往火神庙屠宰场。如此,屠宰场从晨到晚,杀猪声不绝,且屎尿遍流,臭气熏人”

    “我说怎地这么臭呢,咱们都受不了,何况这位养尊处优的九王爷,哎,快走快走,臭死了!”

    得志猫儿雄过虎,落毛凤凰不如鸡。此话一点也不假。一旦争夺皇位失败,失败的一方将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岫烟趴在门边,掉着眼泪看着胤禟那青面灰颓的脸色,在这之前在她心里胤禟都是无所不能的,永远都是打不垮的。

    他这一生广交好友,身旁的朋友有困难,都会竭尽所能的倾囊相助,同时对于经商也有着自己的经营之道。他本身对于皇位之争并不感兴趣,唯独与八阿哥和十四阿哥关系密切,在财富上给予了巨大的支持。

    只可惜造化弄人,继承皇位的竟不是八阿哥胤禩,也不是十四阿哥胤祯,而是那四阿哥胤禛。

    一幕一幕从岫烟眼前划过,她看到胤禟因为如此恶意的对待,身体终于扛不住,英挺的容颜上血色全无,看着胤禟憔悴的模样,岫烟担忧又焦急,想伸出手抚摸他的脸,却似乎被种无形的力量阻挠,丝毫无法前进。

    伴着“哇”的一声,他嘴里吐出一大口鲜血,淌下的鲜血洒落一地,留下一条刺目的红色轨迹。看得她心惊。她使出浑身的力气,却还是够不着胤禟,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他在囚室当中死去。

    他死后,跟随而来的几个家人也难逃厄运,便是她最珍爱的暖暖,也难逃厄运,被夫家毒害吐血身亡。

    难以忍受的刺痛,让岫烟的泪水怎么也止不住。

    第四十一回 失而复得乐昏头,千柔百顺含羞就

    岫烟陡然一阵颤抖,猛地睁开眼,竟对上胤禟满含柔情的脸。

    但觉一对玉峰给人握住,往下一看,这才发现她正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两团柔软的奶儿正被胤禟一双大手四处挤推着,尤其两颗红梅被不时扯夹拉捻,令人美入骨髓。

    胤禟在她耳边问:“感觉怎样,可舒服么?”

第三十九回 汁水四溢[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