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六十四回 可让爷好生肏一肏  清难自矜(H) 首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六十四回 可让爷好生肏一肏[1/3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世书城]https://wap.114txt.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岫烟被他一路抱回落烟阁,一进门就被胤禟整个摁在墙上,“抱紧我,爷要把你吻得死去活来。”

    言罢便吻住她狠狠地亲,岫烟未料他如此凶猛,除了拥紧胤禟,不知自己还能做什么。

    胤禟吮吸着岫烟的小香舌,手也潜入了岫烟的衣襟之内,摩挲着她嫩滑的肌肤。

    岫烟嗯嗯的从鼻子发出娇柔的哼声,闭着眼睛享受着情郎的爱抚。

    突然,她的眼睛一下张开,灵动的眸子里荡漾着朦胧的水雾,原来,胤禟竟是摸到了她的奶子,正轻轻的揉捏着。

    想张口轻呼一声,但口唇又舍不得与他分开,便反过来吸吮着他,想让他含吸得更深更多,但觉他舌尖连连晃动,好像在赞同自己学得恰好,不禁羞赧。

    胤禟缠住她的小香舌不放,双手慢慢放过那对柔软的奶子,沿那小腰探下,觉到那曲线由细润紧收变为两团丰弹之极的饱满圆弧,不由用力捧住,急搓急揉,将绷紧的丰满臀肉捏来颠去。

    岫烟被揉得娇躯狂颤,含羞带嗔地与他做缠舌,让那温柔婉约的气质增添了不少光辉,变得更为娇媚,更有挑逗味儿。

    胤禟又在她如凝脂似的粉脸上香了一口,无比炽烈的双眸紧盯着她,“都怪爷太贪心,亲了烟儿的小嘴,就想摸摸烟儿的身子,谁让烟儿的身子嫩得跟能掐出水似的,好软好滑,摸起来好舒服,可惜爷还没摸到最嫩的那处,待会儿可让爷好生肏一肏”

    “你……你……”这哪里是道歉,听他说着这样羞人的浪话,岫烟不禁脸颊泛红,全身燥热。

    相比之下胤禟的某部件,早就要憋坏了。一早岫烟出门好不容易才有个消停不说,等他见了几个朋友把托人查探的一干事宜办妥当,又怕岫烟先回府一个人待在屋里孤单寂寞,辞了应酬以最快的速度往府里赶。

    兴匆匆地回来岫烟却没回府,好不容易等到她,好半天只见马车停在府门前,人影子没一个,胤禟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

    掀开车帘却看见岫烟亲热地依在晼晚怀里,从前就听说他这表妹有磨镜之好,八哥还为此打发过几个女婢,未必是空穴来风,胤禟早已被相思和情欲折腾得好脾气殆尽,说话免不了带了点刺儿,偏岫烟对晼晚又是句句维护,可不就是火上浇油。

    这会把岫烟弄得春心荡漾地依在他身上,心气儿才终于顺畅了些。

    “这两团白生生的奶子自个都露出来,定想爷了”说话间,埋首把整张脸都压了下去。

    岫烟这才反应过来自个两只白生生的鼓胀奶儿已经从护着它们的兜衣下弹出,这会被胤禟逐一湿润的吸吮,酥麻的感觉阵阵袭来,只觉身子骨快要化成一团水了,连忙出声求饶,眼巴巴地看着胤禟。

    胤禟当然全看在眼里,他心中早已有数,知道自己这个外表斯文柔顺的天仙妻内里是何等热情,只差把火就能燃起来了。

    亲了亲岫烟的唇,“想我了吗?”

    岫烟无限娇羞地点了点头,“去床上”说完已是满脸娇羞。

    胤禟如火焚烧般急迫地抱起了岫烟。

    好在房门到拔步床的距离不是很远,瞬息两个人便交叠着滚落到床帐里,倏尔衣物也凌乱地丢落在地上。

    相互抚摸了一会,胤禟让岫烟分开两腿坐跨到他腰间,自己则以极其顺服的姿态仰卧在她身下,“烟儿,今回爷不动,让妳来干我可好”

    岫烟近来偏爱这女上男下姿势,但她腰力有限,弄到后头少不得还要胤禟发力,他力道大又狠,每次弄得岫烟死去活来的,上次不过就抱怨了一句让胤禟不要动,没想到他现在还记得。给他一说,岫烟直羞得把头扎在他胸前,娇嗔道:“人家今儿走了好多路,累得没力气了啦”

    “好了,还是由我来动吧。”语罢便猛力冲入她体内,带起岫烟的欲就要尽情发泄,她放开身心,如痴如醉般凑动屁股迎接着他的冲撞。

    “啊……啊……好舒服……啊……”

    胤禟唯独怕她滑下去,搂住她堪堪一握的细腰,眯着狭长俊美的双眼,从下往上的猛干,看着岫烟那对美丽的酥胸晃动荡漾出迷人的乳波,真是一大享受。

    不知把她送到了第几个高潮,胤禟也到极限,口中低吼道:“烟儿,宝贝儿,要射了,全部射到烟儿的小浪穴里!”

    听到他要射给自己,岫烟泛过一阵兴奋的颤抖,浪声叫道:“啊……又要来了,相公快射给人家吧……丢了啊~”

    被那嫩穴层层叠叠吸吮的美妙滋味,引的胤禟闷哼着捏紧了她丰美的臀肉,“啊,小荡妇,爷全射给妳”

    在小穴又一次收缩中,胤禟总算敞开精关,滚烫的精液如开了闸的洪水源源不断灌进岫烟的花心眼里。

    担心她支撑不住自己的重量,胤禟渐渐坐起身,双手抱住岫烟,岫烟也回之以热情的拥抱,靠在他怀里快活地颤抖着。

    胤禟发泄过后的性器还深深的卡在岫烟依然在颤抖着的嫩穴里。那肉棒虽然半软下来,却仍然有些挺翘,摩擦着被蹂躏得酥软不堪的媚肉,小穴忍不住蠕动起来,大股大股的白浆噗噗涌了出来,把两个人交合的下身淌得一塌糊涂。

    她细细娇喘着偎在胤禟精壮的身子上,好半晌后三魂六魄才从天上回来,柔嫩的花瓣又被他浓密的阴毛扫弄的搔痒,不自觉得挪了挪屁股,“你快出来嘛,人家那里好酸”

    “你个妖精!”胤禟忍不住又搂着岫烟冲刺起来,岫烟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哪经得起这样强烈的冲撞,挺直了纤腰,唯恐坐不稳,紧紧搂着他的脖子,两团丰腴雪乳揉磨着他结实的胸膛,惹得胤禟愈发凶猛,掐住她的腰猛冲,暗中使出数般非同寻常的绝巧淫术秘技,淫得岫烟又开始频繁的颤抖,娇吟声、喘息声不断地回荡着,意不由又滋生了几许。

    看到她那淫糜的样子,胤禟只觉心中直发痒,想诱这美人愈加淫秽,不由凑到她的耳边,湿热的气息喷在她耳廓上,一字一句地告诉岫烟,她那张小口是如何紧咬着他的肉棒不放,尤其被操得美了,每次肉棒抽出的时候狠狠地夹住,劲儿大得几乎要把他咬断,个中快意实在难以言说。

    那浪语淫言,说得岫烟面红耳赤,又被他勾起了情欲,热流止不住流了出来,岫烟觉得屁股下面滑腻腻地荡出很多,忙推了还扒在她身上的胤禟,已是无法收拾,被单上湿漉漉流了一大滩。

    胤禟指着那一大片如同地图般幅员辽阔的地域说:“烟儿占的地可真不少”

    岫烟不依的打了他一下,用蚊子似的声音羞道:“难道你没份,我一个人如何弄得出来?”

    胤禟哈哈一笑:“这话真没错,没有爷烟儿可流不出这么多水儿来”说起荤话来胤禟可是半点不害臊,只把岫烟弄得没话接。

    好一会儿,红晕满面地错开了话题,说起了到那苏州开店的事宜。

    胤禟得知这个主意是岫烟想出来的,也是颇为岫烟感到骄傲。

    江南地区产业众多,多数官吏和商贾都富得流油,要是能狠赚他们一笔来孝敬皇阿玛,他估计会很高兴。

    “三月万物复苏,那会咱们再去苏州”

    “嗯”岫烟柔顺地点头。

    “大冬天还是躺被窝里暖和,咱们先去沐浴,也换床新的被褥”

    这大冬天室外真是很冷,好在屋子有取暖的地龙。这地龙最先是皇宫建造的取暖设施。

    简单说起来就是宫殿的地下搭了许多弯曲错落的烟道,一直连接到室外屋檐下烧柴的大坑,坑内烧火,热气通过烟道遍及地面,足以驱寒,称之为地龙。

    胤禟当时建府也考虑到冬天这驱寒问题,便也装了地龙,落烟阁的地板上还铺了毡毯,便是岫烟这种极度畏寒之人,光着身子站在净室里也没有感觉到丝毫冷意。

    岫烟照着镜子,西洋镜中的自己带着沐浴后的红晕,洋溢着浓浓的春情,美艳无比,她不至于有事没事就对着镜子照来照去,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儿家多半有些自恋,岫烟也免不了俗地喜欢照镜子看看自己。

    胤禟看着对镜盼顾的岫烟,倒是生了一个主意。心道趁着他们去苏州的那阵子正好可以动工。

    岫烟从镜中也看到胤禟火辣辣地注视着她。欢好后,给她擦洗身子大多是胤禟亲力亲为,她差不多也习惯了与他赤诚相对,但被胤禟这样火辣辣盯着,她还是会觉得难为情。连忙从屏风上拿了熏好的衣裳穿上。

    刚出浴的美人,净白无暇的肌肤更显滑嫩,可以说是真正的嫩得能掐出水来。胤禟走到她身边,就着岫烟的脸蛋儿,大大地含了一口。

    “嬷嬷都催我们去用饭了啦。”岫烟双手揽住胤禟,一颗心也荡漾开来,听到外头杨嬷嬷催他们去用膳,便欲盖弥彰地娇声喝斥,只是那声音细声细气,听起来反有几分诱惑。

    “烟儿可不就应了那句秀色可餐。”胤禟低头在岫烟唇上吮吸,岫烟微启红唇,将胤禟的舌头迎了进去,两人的舌头便在岫烟小嘴里纠缠起来。

    用饭时,胤禟倒是没有再闹她,正儿八经地一连夹了好多菜到岫烟碗里。

    岫烟看着眼前堆成了小山的碟子,可怜巴巴地望着胤禟:“相公,我用不了这么多。”

    “夏日妳说天热没食欲,可这大冬天的,妳身子弱得风都能吹走了,至少得吃一碗米饭”胤禟罕见地不吃她这套,又替她夹了一筷子牛肉。

    “你给人家夹了这么多菜,米饭可不可以只吃半碗。”岫烟讨价还价。

    胤禟严肃表示:“不行”

    但最后这碗饭岫烟还是只吃了大半,她食欲特别不好,尤其吃米饭总是嚼半天还咽不下去,恨不得吃一口饭就要喝一口茶。她又挑食,面食也不爱吃,叫胤禟操碎了心。

    揽着躺在榻上懒得动弹的岫烟,胤禟还惦记着如何改善她的食欲。

    “妳要爷怎么做才肯多吃点”

第六十四回 可让爷好生肏一肏[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