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带着大屌去找你  事后清晨(H) 首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带着大屌去找你[1/3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世书城]https://wap.114txt.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下午四点,距离隆盛的下班时间还有两个小时。顶楼的大会议室里,这会儿正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显得几十号人的这间会议室尤为的空旷以及——过于的大材小用了些。

    隆盛的会议室自然不止这一间,当然,一般有访客来了,也不会安排在会议室里等着,要说这间会议室的特点,就只有两个,大是一方面,还有就是,好巧不巧,这间会议室也在秦峥办公室的斜对面。

    姚志伟其实有些纳闷,也有些担心,早上他才和秦峥见过面,谈了那个单子不说,那位秦总还对他嘘寒问暖,关切了一番,问了他的公司情况,也问了他的情况,好像——还问了些迟意的情况,总之,算是相谈甚欢的一场会面。

    而关于那个单子,虽然他们还没签合同,但也是板上钉钉十拿九稳的事了,结果他刚在公司宣布完这个消息,秦峥这边又说要见面谈一谈,一天见面谈两回,而且这个单子还是隆盛找上门来的,这——不会是那位秦总看上他了吧?

    不好吧,他可是24k金的纯种直男啊……

    相较于姚志伟的忧心忡忡,迟意就有些心不在焉了,而她这样的出神大半也是因为来之前听同事们八卦了一些事情,一些——关于秦峥的事情,或者,也不能说是关于他的。

    “天上掉馅饼还是怎么了,老姚竟然还能接到隆盛的单子。”

    “那你以为哦,老姚成天拜关二爷是白拜的?”

    “不过我听人说,隆盛的那位秦总可是个狠角色呢。”

    “怎么说?”

    “隆盛是家族企业你们应该都知道的吧,之前他老子还管公司的时候,里面反正就好多姓秦的……”

    “这不很正常嘛,肥水不流外人田。”

    “那你们猜这位秦总怎么着?上台之后椅子还没坐热就把他姑父给弄下去了!”

    “姑父?那不是外姓人?”

    “哎呀,入赘的,实打实的秦家人,就差没改姓了。”

    “那干嘛把他姑父弄下去?杀鸡儆猴?”

    “拉倒吧,来来去去这么多和秦家有关的人,就弄下去他姑父一个,知道他姑父当时是怎么走的吗?就是现在这位秦总通知税务局的人过来查账,直接被查走的……”

    姚志伟咚咚咚的一直用手指敲着桌子,看着真像是有些紧张,迟意的视线漫无目的地落到了他的手指上,她本就有些心烦意乱,这会儿被那一声声的弄得就更加烦躁了。

    皱眉预备出声提醒他一句,还没来得及开口,姚志伟又猝不及防的站了起来,连带着一不小心还碰到了迟意手边的杯子,电光火石间,那杯还未被她喝过的茶水直接沿着桌面蔓延开来,甚至有些许还弄到了迟意的裙摆上。

    姚志伟后知后觉,赶紧扯了纸巾擦着桌上的茶水,又递了些给迟意,慌乱间,俩人不无意外也并非出于本意的肩并肩站在了一起,即便没什么交流,可在外人看来,若有似无的,也飘着些亲密的意思。

    当然,这个外人也包括秦峥在内。

    之前发出去的那条信息石沉大海,迟意连个表情都没给他回下,秦总表示很受伤。无巧不成书,偏偏尹舫这时候又过来和他说到了姚志伟的那个合作,还问他合同打算什么时候签,什么时候签合同?秦峥觉得,那正好,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

    当然,尹舫也懒得提醒这位少爷,他大早上的才和他那前女友的老板见过面,还旁敲侧击问了些关于他那前女友的事,半天功夫都不到,又要人过来,这不是耍流氓是什么?

    秦峥心里本就憋着一股怨气,着急忙慌从外面谈完事情回来,看到的还是那样一副光景,几声冷笑之后,秦总招来秘书,让再给那两位客人上几杯茶等着!

    只是半刻钟不到,独自生着闷气的人就有了缴械投降的意思,点开手机通讯录,一眼就能看到,整个“a”字母打头的通讯列表里只有一个腻歪到叫人辣眼睛的备注名称:“爱你,老婆”。

    无疑,这是迟意手机的备注名称,你看,她在他这儿,永远都是第一位的,就连电话号码也是,只有她一个,容不下其他人。

    指尖轻点了几下,电话就已经拨了过去,只是几秒不到,电话便被人给掐了,秦峥挑挑眉,继续乐此不疲地拨了过去,长本事了,在他的地方竟然还敢挂他的电话?

    而会议室这边,几次三番的电话震动音也吵地姚志伟侧目看了过来,迟意抬手遮了遮,看着来电显示上的名字自然是一阵头大,她什么脑子,怎么就忘改备注了呢?!

    姚志伟只以为是谁急着找她,还催了迟意一句让她赶紧接电话,别耽误了事情。迟意无法,更是骑虎难下,在姚志伟的注视下,硬着头皮接通了秦峥的“骚扰电话”。

    电话刚一接通,两厢都有些沉默,迟意不知道这人又是预备发什么骚,只咬咬牙,主动问了句好,自然是没敢直呼他“秦总”,毕竟姚志伟还在她身边坐着,只随便瞎扯了个名号应付着:“陆总,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头不置可否地传来了一声嗤笑,然后那人不依不饶地问她:“陆总?你哪里又来了个相好的?”

    “正室知道不,经过他同意没?”

    迟意没搭理他那骚话,睁着眼睛继续说她的瞎话:“现在在外头呢,确实不大方便,您回头……”

    “回头?回头是你来找我还是我来找你?”

    “或者……”电话那头突然就没了声音,可迟意却明显听到——听到那人吞咽了下口水,她也是,微不可察地伴随着那细微到不易察觉的声音也变得有些口干舌燥。

    再然后,渐渐变得暗哑的声音也从听筒里传来,那人真的是流氓的不得了,隔着电话,就那么明目张胆地和她撩骚:

    “我带着大屌去找你?”

    使劲,再使劲点…… < 事后清晨 ( 吃口肉 ) | popo原創市集

    来源网址:

    使劲,再使劲点…… < 事后清晨 ( 吃口肉 )

    使劲,再使劲点……

    “我带着大屌去找你?”

    迟意眼睛眯了眯,指甲抠着渗着汗的掌心,然后松开又握紧,牙齿轻蹭着舌尖,带出了一丝微痒的感觉,也带出了一丝羞耻的感觉,但更多的,是心弦被撩动的感觉,这人——又浪了呢,骚的可以。

    指甲顺着桌面上的纹理,慢慢划拉到了桌沿,然后手指微微用力,下一秒人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这个“骚扰”电话,她本想挂了的,可现在,迟意不想了,浪而已,谁又不会?

    而且那人,她可是听到了,电话那头传来了拉锁滑动的声音。嘴角不由地勾起,就连舌头也忍不住勾了勾唇瓣,火气这么旺吗,动不动就要放一把?

    “好啊——”人已经走到了会议室的一角,视线也躲开了姚志伟探究的目光,电话那头低沉暗哑的男人声音,自然也只有她一个人听得到。所以,她想要纵情地放火,烧的他体无完肤。

    他现在在干嘛呢?那个带着火气的东西,被放出来了吗?

    硬了吗?迟意忍不住就笑了,真是个蠢问题,应该很硬了,他向来——都很厉害的,很硬也很热,也很会弄,而且那东西——也很讨她欢喜。

    不知道,他那双手摸上去的时候,有没有像她一样,被热的一颤?顶端渗出来的前精有没有糊地他满手都是?他那东西总是很多,每次都能把她花穴里灌满,满到,他只要抽身离开,那些东西就会自发地溢出来,很多,多到——迟意想去尝一尝……

    掌心贴着窗户,冰冰凉凉的感觉也没有降下她心中的那份燥意,是挺燥的,她现在满脑子都是他那根紫黑色青筋凸起的东西,嘴唇不过是轻碰了一下,逗弄他的话便已经脱口而出了。

    “反正——你也是轻车熟路。”

    轻车熟路?得到她回应的秦峥不由咧嘴笑了下,可不是,熟的很,熟到他想一辈子都在那里面打交道。

    宽大的办公桌后,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此刻正正襟危坐着,紧抿的嘴角,冷峻的神色,显得男人禁欲气息十足,可桌底下的那副场景,却又违和淫靡到了极致。骨节分明的手指正包裹着肿胀火热的性器,他慢条斯理地上下动作着,像是不急于纾解来的过于迅速的这团欲火,甚至来了兴致,嘴里喃喃低语着那些勾人而又不堪的荤言秽语……

    “湿了吗,迟意?”

    秦峥问她,不用问他都知道,那里肯定湿了,湿的能叫他一插到底。

    “那东西,是不是又弄在内裤上了?”

    他还记得之前帮她洗内裤的场景,搓了好几回,那些黏腻的东西都没全部弄干净,太多了,他的和她的东西,都弄在了那条内裤上。

    “所以你那里,是不是又难受的紧了?”

    她底下的那张小嘴可比上面那张诚实多了,动情出水之后就更加诚实了,一衾一合的,吸人吸地要命。

    “内裤,是不是又陷在那里头了?”

    说话间,龟头似乎有所感应一般的跳动了下,像是隔着内裤在蹭着她的花穴,况下,磨一磨她那泛水的腿心,使劲,再使劲点……

    磨一磨吗?渗着汗的那只手,晕地掌心底下的窗户都在发热,手指微曲,手漫无目的地移到了窗边那儿,然后迟意顺着那金属质地的窗边,开始上下游走了起来,一下又一下的,像是手里抚摸握着的,是他那根火热而又滚烫的肉棒。

    “怎么磨?”她问秦峥,带着意图明显的故意。

    “内裤被吸住了,动一动就难受。”

    迟意并不需要秦峥的回答,继续又说着过于令人遐想的话。是撩拨吗?不是,礼尚往来而已。

    “得用手指把它抠出来,要轻轻的,温柔一些。”

    所以借着窗帘的遮掩,迟意的手也跟着探进了裙摆内,她没骗秦峥,她确实难受。可她没有轻轻的也没有很温柔,甚至有些急切的就用手指往里面磨。

    那人的声音也被她勾的越发的粗哑低沉,所以她磨的也越发的用力,就像他每一次在她身体里横冲直撞的那个模样,重到她整个身体都被他撞地晃动,深到她身体不可思议的那个深处。

    谁都不知道她裙摆底下是怎样的光景,只有迟意自己知道,也不是,那个人也知道,那些都是被他勾出来的欲念,泥泞不堪,泛滥成灾,她只不过是磨一磨,底下的水声就清晰可闻,探进去的那两根手指也被那里的汁水打的透湿。

    那人说的一点都不错,内裤确实湿了,是被那些东西给弄湿的,所以迟意如实地告诉秦峥,带着些撒娇还有些故意:“内裤又脏了,怎么办?”

    怎么办?秦峥闭了闭眼,耳边全是她那些勾人的娇声低吟,办公室里空无一人,所以秦峥手底下的动作也越发的快了,就连最后释放时伴随着的那声低吼也有些不管不顾,透过听筒,一声一声敲着迟意的耳膜。

    满室的浓郁味道,还有手上沾染着的那些东西,都叫刚刚纾解完的男人有些面热,可即便如此,他也没着急清理,只叉腿流氓地坐着。之后,不知道脑子里又开了什么车,突然就叫了下迟意的名字,接二连三,乐此不疲的,不过这一回,明显带着纾解过后的满足,顺带着,他还不忘继续撩拨了她一句。

    “真想让你在我桌子底下——口一回……”

    魅惑,勾人,让人想上了她…… < 事后清晨 ( 吃口肉 ) | popo原創市集

    来源网址:

    魅惑,勾人,让人想上了她……

    和隆盛合作之后,迟意和秦峥的接触也变得多了起来,时常他打着工作的幌子要她去这去那,做这做那的,迟意也没个拒绝的立场,毕竟用姚志伟的话来讲,这位就是他大爷,亏待了谁也不能亏待了他。

    迟意倍感无奈,可他又很懂得见好就收的分寸,弄得她有火也不好发,就像他对自己的那些撩拨一样,也是点到为止,即便越矩了,但又不会真的对她怎么样,通俗点讲就是,他真的就只蹭了蹭,没进去。

    好比那次在隆盛的会议室里,他打来电话撩拨她的那一场,分明前一秒这人还靠着电话纾解自己的欲望,可挂完电话,到他办公室里谈事情的时候,这人又恢复了一贯的清冷模样,连个招呼也不屑和她打一个。

    迟意说不上失落或是怎么样,不过她自己清楚,清楚和他相处的这段日子里,好多个晚上,或者——不只是晚上,她都用手指断了那些羞耻的念想。可人就是这么的矛盾,分明一次又一次得到了身体上的快感,可她却觉得,光光是那样的慰藉还远远不够……

    晚上十点,夜已晚,不过对于灯红酒绿的酒吧而言,这个点,才刚刚开场。迟意被秦峥叫来的时候,多少有些不情不愿,而且在场的还有一大帮她不认识的男男女女,自然,兴致就更加缺缺了。

    中途找了个借口出来,烟抽到第二支的时候,秦峥也找了过来,迟意只瞥了他一眼,而后视线又回到了自己手上掐着的那根烟上,还是她曾经抽的那个老牌子,廉价而又呛人。

    是喜欢吗?倒也说不上,顶多是习惯了。

    抬手又吸了口,余光里,那人只站在了离她不远处的地方,手插兜,眉微挑,一副闲散慵懒的模样,迟意没搭理他,叼着那支烟漫不经心地吞云吐雾着。

    烟将灭未灭的时候,迟意倒也没急着掐断,只轻轻搁在了垃圾桶的灭烟处,而后更是一言未发地从秦峥身边经过,似乎半点都不想和他有什么交谈。

    待那人消失在了眼前,秦峥才收回了视线,而那支被她搁在垃圾箱上的烟,也彻底熄灭了,不过烟嘴那里,却还有她留下的红色唇印,叫人看了,心头微痒。这样的光景,有些似曾相识,一如——他当年窥探她时的那个模样,魅惑,勾人,让人想上了她……

    秦峥回包厢的时候,迟意手里正端着一杯不知道谁递过来的鸡尾酒,当然,身边还坐了个不识相的男人,秦峥微不可察地挑了挑眉,过去的时候倒也没发作,只亲昵地将手搭在了迟意靠着的沙发上,顺带也抽走了她手里拿着的那杯酒。

    “现在这么不挑?不三不四的酒都喝?”

    不请自来的那个男人听到这话自然是面上一热,而秦峥说完这话似乎就把他当了空气,甚至当着他的面就直接把迟意拉近了怀里,不仅如此,还旁若无人地将手探进了迟意的衣服内,过火地在她耳边挑逗。

    “刚不是说肚子不舒服,我帮你揉揉?”

    声音不大不小,刚刚可以让那个男人听到。那男人估计也是朋友叫过来热场子的,没想到迟意是秦峥带来的人,目瞪口呆地看了几秒,而后像是说三遍~~)

    想吻他,想要他,想让他肏她 < 事后清晨 ( 吃口肉 ) | popo原創市集

    来源网址:

    想吻他,想要他,想让他肏她

    灯突然灭了的那一刻,迟意正窝在沙发里抽烟,外面是电闪雷鸣,风雨交加,对老旧的小区而言,这种天气跳电,是常有的事。

    手里的烟她没抽几口,大部分时间就只是掐着,任由那一缕一缕的烟雾飘在鼻息之间。打发时间?或许吧,她总得找点事情,找点能分散她精力的事情,才不至于满脑子都是那个人。

    手机的铃声伴随着外面的雷声一同响起,叫迟意有几秒的微愣,指尖无意识地搓捻了烟嘴几下,再然后电话被她接起,俩人约定俗成地都没有先开口说话,似乎都在等着对方的主动。

    同一时间的雷声,从听筒和外面一并传来时,那人也终于开了口:“下雨了。”那里面,似乎还有拾级而上的脚步声。

    迟意说不清为什么,鼻尖突然有些微酸,就连声音也在抖,喉间哽了很多很多想说的话,可到最后她也只回了句:“我知道。”

    那人没说话,静默了片刻才又问她:“还没睡?”

    “没有。”

    “真巧,我也没有。”

我带着大屌去找你[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